将军营帐里撕开肚兜(坐在木马的木棒上比赛作文)

网站小编 108 0

夜晚。

刁婵婵坐在床上,手里静静躺着刁灵玉那晚给她的长命锁,眼底落寞。

虽然知道长命锁价值不菲,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亲生父母谈何容易?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说不定早已经忘记还有一个孩子。

她心情复杂,手指细细摩挲着长命锁的纹路,如果真的找到他们,第一句,该如何开口?

“算了,不想了,找到以后再说吧!”她这样安慰自己,蒙眼入了梦。

与此同时,刁家。

“你不是在旁边看着吗!怎么就让那个贱女人钻了空子?要不是你疏漏,我怎么可能会成这个样子?你看看,现在有多少人在笑话我,我以后怎么嫁人!”刁灵玉脸色难看,对着周曼清大发雷霆。

一想到和那种油腻肥胖的男人发生过了关系,她就打心底里反胃,那晚就是个噩梦!

“灵玉,这,我也不知道会是你在那里。”

自己女儿发生这样的事,自己也难辞其咎,周曼清满眼愧疚,早知道,还不如自己去把刁婵婵引过去!

听了这话,刁灵玉冷笑一声,“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刁婵婵不仅没事,反而深得沈老太太关心,瞧她那个得意的样子,呸,一个杂碎,有什么好猖狂的!”

“早知道当初就不把她领回家,没良心的小白眼狼!”

刁灵玉没有理会周曼清,阴着脸心想,如今她清誉已毁,再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找沈阎,要想名正言顺的成为沈太太,就只能除掉刁婵婵,上次没能杀了她,算她命大,这一次……

呵,刁婵婵,你逃不掉的!

翌日。

刁婵婵前脚刚踏进沈氏集团,就掀起一阵风波。

“那是沈总的未婚妻?怎么来公司了?”

“听说是来工作的,具体干什么还不知道,不过她来公司干嘛?不会是监视沈总的吧?”

“谁知道呢,这种人一般不好惹,我们还是踏踏实实干活吧。”

这些话落在刁婵婵耳里,她自信一笑,去了总裁办公室。

“咚咚!”

“进来吧。”

刁婵婵踩着高跟鞋,来到沈阎面前悠然坐下,四目相对时,眨了眨眼睛,将手里的饭摆在桌面上,“二爷,这是给你的早饭,看你走的早,肯定没吃。”

“放着吧。”

沈阎收回目光,随后一个眼神,不远处的助理走来,恭敬道,“刁小姐,请随我来吧。”

刁婵婵随着助理来到一个办公桌前,刚好在沈阎办公桌的对面,中间隔着透明玻璃,随时都能看到彼此。

“刁小姐,沈总说安排您作为贴身秘书,负责沈总工作上的一切事务,这是您办公的地方。”

刁婵婵一愣,秘书?沈阎不是有个秘书吗?话说刚才进公司就没看到那人。

看出她的疑惑,助理继续道,“先前的秘书因为犯了错,已经被辞退了。”

刁婵婵了然,心中一暖,想来沈阎是因为她,才将赵秘书辞退的。

这个男人,细节上总是满分。

这时,一道甜腻的嗓音响起。

“沈哥哥,我来给你送早饭。”门没关严实,齐婉儿擅作主张的走了进去,脸上带着嫣然,一脸爱慕的望着办公室的男人。

助理见此,忙给刁婵婵打了个眼色,眼中饱含慌乱与恐惧。

“这事也归我管?”刁婵婵伸手指了指自己,露出一脸讶色。

助理面上不解,反问,“难道……”沈总身边有别的女人,身为未婚妻的刁小姐不打算有半分动作?

“我知道了。”刁婵婵了然。

办公室里。

齐婉儿进门就瞧见了桌面放着的另一份早饭,看着封好的袋子,显然并未被打开过,她原先带着些阴翳的眼神转而换上了一丝俏皮,踏着轻快步伐走至沈阎面前,嗓音甜甜,“沈哥哥,我给你带了早饭。”

见办公的男人不为所动,齐婉儿补充,“是婉儿今儿个起早亲手做的呢!沈哥哥你快尝尝看!”

“放着吧。”沈阎眼皮都没掀一下,继续忙着,语气当中意味明显,俨然一副逐客模样。

“不嘛不嘛,这早饭现在还是热腾腾的,过会就冷了。”齐婉儿走上前,原想着拉过沈阎的手撒娇,却不想男人稍移位置,她手愣是尴尬的摸了个空。

一阵敲门声在这时响起。

在见着来人的那霎那,齐婉儿表情不受控制的闪过几分阴险,不过很快又回归了单纯如白纸的样子。

沈阎手中拳头不自觉攥紧,心底莫名涌现一股子不爽,他咳嗽一声,此刻的脸黑如铁锅。 就在这时,看着空气中漂浮着的灰尘进入自己鼻腔,感受着办公室内不断下降的温度,赵青打了

她的视线落在了刁婵婵胸前那块表明身份的牌子上,“原来姐姐竟已经做上沈哥哥的贴身秘书了,相信不出多久,应该就会跟沈哥哥结婚了吧。”

“那份早饭应该也是姐姐给准备的,妹妹厨艺欠佳,纵使起的再早给沈哥哥做,也绝对比不上姐姐给准备的。”齐婉儿叹息一声,故意感伤。

刁婵婵不禁在心中暗自腹诽,这齐家大小姐的绿茶味着实过于浓烈了一些,她伸手,“既然是一片心意,给我就行。”

齐婉儿没有任何动作,一双眼从始至终都落在沈阎的身上,像是没听到刁婵婵的话一般。

在两道视线的注视当中,沈阎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眼底闪过几抹不耐,薄唇轻启,吐出的言语冷的不像话,“这是办公场所。”

齐婉儿愤愤瞪了眼刁婵婵,拎着早饭,擦着眼泪,悲痛的跑走了。

看着那么伤心决绝离开的人,刁婵婵叹息一声,转头看向沈阎的时候,只见那男人已然继续投入工作。

“以后我不希望在公司看到不相干的人!”

沈阎抬眸,露出自己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是。”脚底的疼痛一路向上蔓延,刁婵婵不受控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沈阎微微蹙眉,神色莫测,浅淡扫了一眼刁婵婵的脚后漠然开口,“以后在公司,允许你穿平底鞋。”

“可是公司不是有规定说……”所有在职女员工都得穿高跟鞋工作的吗?要不是因为那点,刁婵婵断然不会在自己的脚伤还没好的时候套上这磨人的鞋。

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嗓音沉沉,言简意赅答,“你不一样,你有特权

窗外有微风拂过,撩拨着刁婵婵的柔软发丝,沈阎的话像是一叶小舟,顺着涓涓细流,划过她的心海。

出了办公室刁婵婵便跟着助理开始学习。

不多时,助理将她带回。

“刁秘书,您现在可以走了,切记,明天上班千万别迟到。”沈总对于迟到的人从来都是零容忍。

“谢谢。”

刁婵婵抬腿便冲电梯走去,眼看着电梯门即将关上,一双爆了青筋的手巴拉着两扇门出现,她被吓了一跳,随即马上按了开门键。

伴随门的打开,探进来一个脑袋,助理气喘吁吁看了刁婵婵一眼后,面上一副有惊无险,这才松开了手。

“吓着您了,实在抱歉,沈总说等您这边结束需要过去一趟,我生怕您已经离开,这才……”助理无措的站立电梯门口,摸了摸后脑勺,极为不好意思。

“没事,我现在就去。”刁婵婵笑着安抚他,

与此同时,办公室内。

赵青将所查一五一十告知了沈阎。

“说说你的看法。”沈阎放下笔,望着底下站的笔直站着的人,眼神锋利如鹰隼。

“沈总,我现在心中有两个推断,其一,这件事确与刁小姐没有关系,至于为何后来刁小姐能预知危险,可能真的运气使然,这其二便是刁小姐此人极为厉害,掩盖了所有对自己不利的条件,让我们的人无法探查一二。”

不然,实在没有理由解释这一次刁小姐的怪异行为。

咚咚咚……

“谁?”沈阎目光凌厉看向门口,语气当中带着杀意。

刁婵婵回应一声。

沈阎眼神微动,随即对赵青略一示意。赵青便了然地躲进了沙发底下。

刁婵婵得到同意走了进去,办公室内除了沈阎之外空无一人,对上沈阎看着她的目光,刁婵婵在其中解读出一抹怀疑。

“我再问最后一遍。”沈阎眼神不断审视着她,其中饱含探究之色,“这场预谋,跟你,有没有关系!”

一字一顿,语气中便表明了他要听真话的态度。

“没有!”刁婵婵眼眶红红,刚才被吓白的脸还没恢复,对上沈阎的目光,她莫名有些委屈,嘴巴不自觉嘟起,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

手机铃声在此刻响起。

刁婵婵拿出手机看到备注后,脸色变了变,抱歉的跟沈阎示意了下就抬腿冲着门外走去。

“就在这接!”

身后,是无法忽视的一道低沉声音,带着微微薄怒。

刁婵婵转过身,听着沈阎再次重复了一遍的话后按下了接听键。

“开免提。”沈阎的眼如黑曜石一般漆黑,望着刁婵婵好似要将其吞噬。

电话那头,一道温柔男声响起,“是婵婵姐吗?”

“你说是不是呢?”刁婵婵一下便听出了那头的人是谁,反问道。

那人傻笑一声,“这么好听的声音,一定是婵婵姐没错了!”

“婵婵姐你找对象了吗?要是没找的话,考虑考虑我呗,我可是很喜欢婵婵姐的呢!”很是干净的声音,如春风般和煦,如夏日般呼唤,句句扣人心弦,这要是换个小女生,铁定分分钟沦陷。

标签: 将军营帐里撕开肚兜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