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趴在镜子面前做(王爷在书房含乳尖H)

网站小编 72 0

林夕用力的咬下舌尖,口腔中弥漫起一股腥气,尖锐的痛感压住她体内的药效,让她稍稍恢复些理智。

她已经知道这是上一世的哪一天了。

就在今晚,她参加闺蜜杜佳的生日宴会,喝了一杯下药的酒,之后她被两个小流氓缠上,仓皇逃跑中,跑进了秦墨寒的房间。

上一世,她被药效控制,失去所有的理智,缠了秦墨寒一夜。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秦墨寒已经走了,她六神无主的打电话求助杜佳。

杜佳很快过来,只不过她不是一个人来的。杜佳带来了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林风雅,而林风雅带来了一群记者。

媒体记者们拍下了她狼狈的样子,大肆的报道她私生活混乱。她的桃色新闻漫天飞,被人骂是淫娃荡妇,被学校退学。她的名声彻底烂掉,被千人嫌弃,万人唾骂。

既然知道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从这一刻开始,她就要改变!

见她一直不动,秦墨寒没了耐心,抓住她的胳膊,拽着她往房门走,大有要把她扔出去的意思。

林风雅安排的两个小流氓搞不好就在外面等她,而且她体内药效猛烈,如果被扔出去了,随便碰到一个男人,她都有可能失去理智扑上去。可如果现在缠住秦墨寒,那和上一世的发展又有什么区别?

电光火石间,林夕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抬起手,用上了全部的力气,狠狠的甩给秦墨寒一个耳光。

啪!

清脆响亮。

秦墨寒被打的脸偏向一侧,俊逸的五官隐在黑暗里,让人看不清此刻他是一种什么神情,只周身压抑的寒气,传递出他现在正处在暴怒的边缘。

男人气场强大,平日里冷冷淡淡的样子都让人不敢靠近,何况是现在他怒了。

林夕只觉得体内的药效都要被吓没了,她腿发软,脸上却摆出抵死不从,一脸狠绝的样子,“你……你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敢碰我一下,我未婚夫绝对弄死你!”

“呵!”一声轻笑,低沉森冷,如地狱传来的鬼音,吓得林夕差点当场给男人跪下。

上一世,也不能全怪她蠢。秦墨寒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冷酷无情的,她也是直到死,才看到秦墨寒对她的好。

“你未婚夫是谁?”他倒要看看,在江海市,谁有本事把他弄死!

林夕靠在墙上,呼吸越来越快,急促的喊道,“我未婚夫是秦家嫡少爷,秦墨寒!秦家,你知道吧?江海市第一豪门,你要是敢碰我,我未婚夫绝不会放过你……”

秦墨寒神色一僵,“谁?”

“秦墨寒……”体内像有无数的小虫子在爬,又酥又痒,她明白自己要坚持不住了,赶忙一口气的道,“我叫林夕,是三牧集团的大小姐,我母亲与秦墨寒的母亲是闺蜜,我……我和他从小定有娃娃亲……”

林夕说的是实话。

上一世,她是在名声被毁后才知道她与秦墨寒有这门亲事。

她名声被毁后的第三天,秦墨寒亲自来林家提亲,那时她才知道,早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秦母和林母就为他俩定下了娃娃亲。

后来,两位夫人先后离世,林家败落,两家的地位与实力都有了悬殊的差距。林家高攀不上秦家,秦墨寒又一直在国外,这门亲事就一直没有再提。

当时,林家人以林夕私生活混乱为由,提出让林风雅替嫁。是秦墨寒坚持履行母亲遗愿,林夕才会机会嫁进秦家。

现在想来,林风雅选这个时候对她下手,完全就是奔着婚约来的。林父知道婚约,也知道秦墨寒要回国了,所以为了让林风雅能顺利嫁给秦墨寒,他们要铲除她这个障碍!

他们抢她的婚约,却还要她背上放荡的罪名,把所有的脏事都推到她身上。

一家子禽兽!

“虽然……虽然秦墨寒十年前就出国了,但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我一直在等他,等他回来,我们就结婚……你,你……”

林夕忍不住了,她体内像着了火,欲望在一寸一寸的蚕食她的理智。她想把秦墨寒扑倒,想不顾尊严的说出最下贱的话来勾引他……

她紧紧咬着下唇,溢出一片血色。可这点疼,已经不足以拉回她的理智。她身体抖着,目光死死的盯住不远处的桌角,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冲去,脑袋向着桌角就撞过去。

秦墨寒一把抱住她,“你干什么?”

“我……我就是死,也不能……不能对不起秦墨寒……”

“你看看清楚,我是谁!”秦墨寒捏住林夕的下巴,抬起她的头。

四目相对。

林夕眼中炸出欣喜的光。

他是谁,她早看清了!她一直忍着,就是为了等他说这句话!

她伸手勾住秦墨寒的脖子,吻上他的唇。

急迫,凌乱,毫无章法,几次都把秦墨寒咬疼了,似乎还咬破了一两处。可纵是这样,小女人温软的身躯,甜腻的喘息,还有她灵活湿润横冲直撞的舌,依旧要把秦墨寒的理智搅没了。

他抱住她,只是不想她撞伤自己。而且听林夕自报家门后,他对她有了些印象。她比他小八岁,他十八岁出国时,十岁的小屁孩还去机场送过他。

“等一下。”秦墨寒呼吸明显凌乱,他侧头躲开林夕的吻,林夕的唇没吻到他的唇,却落在了他脖颈间。

她张开口,轻咬住他的喉结。

有些痒,有些疼,像小猫的爪子挠在了心尖上。

“林夕!”他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你被人下药,我送你去医院。”

“不要医院,”林夕昂头看他,一双大眼睛盛着水光,又柔又媚,“秦墨寒,我要你……”

像神志不清的痴语,又像来自灵魂深处的告白。

秦墨寒不懂十年没见面,林夕对自己的执着与深情是从哪来的。

完全不给他思考时间,林夕又跳到他身上,边吻他,边拉着他的手往她身上去。

秦墨寒整个人都绷紧,“林夕……”

“你到底行不行。”许是见他久久不动,林夕握拳砸在他肩头,一双眼含泪,又深情又渴望的望着他。

2021年倒计时说说整理,这是一个非常寒冷的月份,但也是一个非常温暖的月份。这是春节的预演,也是倒计时前的轻松一站。寒冷也会让温暖感觉更温暖。年底了,2021年底了,加油吧

“行不行?”秦墨寒最后一丝理智也消散了,他转身把林夕扔到床上,俯身压下,一双黑眸燃起欲焰,眸光灼灼,唇角轻勾,笑容邪佞,“一会儿别哭!”

后来,林夕哭着喊着求饶,也没唤回秦墨寒的理智。最后,她都分不清他们两个到底是谁被下药了。

再醒来,室内光线还很昏暗,浴室里亮着灯,有水声传出,秦墨寒正在里面洗澡。

她比上一世醒来的要早,秦墨寒还没走。

这种细微之处的改变,让林夕心中感到无比的欢跃。这让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她正在一点一点的改变着她的命运。

这一世,她绝不重蹈覆辙!

正想着,浴室门突然打开了。

秦墨寒裹着浴巾走出来,他赤着上身,晶莹的水珠从他的发梢垂下,滴在他肌肉线条漂亮的身体上。如雕如琢的俊逸面容染了水汽,如一副被水晕开的水墨画,美到绝艳。

她知道他长得帅。

但没想到,脱掉衣服以后,更帅!

“看够了么?把口水擦干净。”

男人嫌弃冰冷的声音,把林夕的思绪瞬间拉回。

林夕下意识就抬手去擦口水,擦了一下后,她才反应过来,她这个动作有多丢人。

她的脸瞬间红透,移开目光,小声嘟囔,“自己穿的少,还怪别人看。”

“什么?”秦墨寒问,“大声一点。”

“没什么,我就是想说,”林夕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懂事又讨好的道,“秦少爷,昨晚的事,我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知道昨晚是秦少爷帮了我,我会记着秦少爷的恩情,绝不会给秦少爷添任何的麻烦。”

“什么都没发生过?!”秦墨寒的脸冷下来。

昨晚缠着说爱他,结果醒来后就翻脸不认人?

他……这是被嫌弃了?!

这个认知,让秦大少爷心里十分不愉快。

林夕笑着道,“我可以当从来没有见过秦少爷。”

秦墨寒十八岁出国,在国外一呆就是十年。近期秦父病重,秦墨寒才从国外回来。他身份特殊,一回国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如果被媒体曝出,他回国没去病床前伺候父亲,反而在酒店里与女人厮混,可想而知会对他造成多恶劣的影响。

上一世,秦墨寒就是顾虑这一点,才会提前离开。并且在林风雅抹黑她的时候,也没有出面帮她澄清。

林夕觉得她知晓他的顾虑,所以主动提出当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秦墨寒一定会觉得她很懂事。

她满心欢喜,觉得她在秦墨寒面前刷了好感度,可抬眸一看,却看到一张冷到往下掉冰渣的脸。

林夕吓得心尖一颤,完全不懂秦墨寒为什么生气。她刚要开口问,秦墨寒的手机突然响了。

秦墨寒收回看着她的目光,拿起手机,“喂……嗯……他们动作倒是快,我马上下去。”

挂断电话,他看向林夕,道,“收拾一下,我现在带你离开。”

带她一起走?

林夕微惊,稍后摇头,“我不走。”

天亮之后,林风雅就要带记者们来抓奸了,好戏还没开场,她才不走。

同样,她也不想秦墨寒走。

她眼睛一亮,继续道,“秦少爷,我知道你刚回国,和我一起出现在酒店,这条消息爆出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现在离开,不让别人抓到你的把柄,的确是一个脱身的办法。但你就这样跑掉,样子未免难看了些,有那么点落荒而逃的意思,这个行为实在与你高大威武,英俊不凡的外貌不符。而且,万一被有心人拍到你带着我离开的照片,那将是一个大麻烦。秦少爷,与其逃跑,不如留下来,把事情处理的干干净净。”

秦墨寒看着她,小丫头今年二十,小脸白皙,透出股稚嫩。可她眼底流露出的精明与果敢,却与她的年龄严重不符。

他轻挑眉峰,清冷的眸子里流露出些许的兴趣,“你有什么办法把事情处理干净?”

林夕眯眼一笑,眸中透出狡黠的光,“秦少爷,你留在这陪我,我帮你解决这件事。”

————-

杜佳接到林夕的求助电话后,立马一脸兴奋的去找了林风雅。

林风雅叫上事先安排好的人,一群人来到酒店房间门外,直接将房门撞开。

门被撞开后,林风雅迫不及待的冲进去。

只要想到此时林夕一副狼狈样,她就止不住的兴奋。 

一个死了妈的野种,凭什么霸占着林家大小姐的身份,又凭什么有能嫁入顶级豪门的好婚约!

现在,她就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野种有多脏!她倒要看看,这种新闻爆出去后,还有哪个男人会要她!

客厅没有人,林风雅带着人直奔卧室。

林夕恰巧从卧室里出来,一群人在走廊相遇。

饶是有心理准备,可真的亲眼再看到,林夕心中依旧恨意翻涌,她紧闭的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口腔里充满了血腥味。

林!风!雅!

将她折磨致死的仇人!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林夕看林风雅时,林风雅也在观察她。只见林夕穿着一身米色连衣裙,长发扎起,在脑后梳一个简单的马尾,看上去清纯无辜。

看到她没有想象中的狼狈,林风雅略感失望。但看到她脖子上的红痕,林风雅又瞬间兴奋起来。

还不是被野男人给睡了!装什么清纯!

“姐,昨晚你突然不见,我很担心你。”林风雅率先开口,“早上听杜佳说有你的消息,我就赶紧跟她过来了。路上遇到了这位太太,她带人来抓奸,结果她老公开的房与你是同一间,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

说着,她像是突然看到林夕脖子上的吻痕一样,尖声叫道道,“姐!你脖子上是什么?难道你昨晚真的跟她老公……姐!那个男人是有老婆的,你再喜欢他,也不能做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啊!”

标签: 王爷在书房含乳尖H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