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上课用丝袜脚夹我好爽(全是肉的糙汉文公交车)

网站小编 86 0

“别闹了,不吃就饿着!”林世骁盯着林若,眼含警告。

林若噤声,委屈的红了眼睛,哥哥现在竟然还开始维护这个女人了?她顿时感到一丝危机。

一语言罢,电话响了起来,林世骁只单单看了一眼,便直接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许诺也没想到这次林世骁竟然没站在林若那一边,她挑了挑眉,也不在意,身体还是很不舒服,走起路时身体都有撕裂般的痛,她一边暗骂林世骁禽兽,一边道:“既然没有什么事了,我先走了。”

“许诺,你装什么?你骗的了我哥,可骗不了我。”林若皱紧了眉看向她,满眼的都是嫌弃与厌恶。

“装?我在你面前还会去装吗?”

“我看你好好的,别以为装受伤就不用来照顾我了。”林若怒斥着她。

“你哥昨天用力过猛,我伺候不了他了,这样的理由,够了吗?”许诺语气平淡的道,一语,就道明了他们昨天做了什么。

病房里突然变得安静无比,林若瞬间满脸扭曲。

许诺并不过多纠缠:“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离开了,我这个样子怎么能够去照顾林大小姐呢?林大小 姐还是另找其人吧。”

“砰”的甩上门,许诺下一秒就听见里面林若掀翻了饭盒砸落在地的声音,她暗暗郁闷。

然而她却想不到,林若为了对付她,还能这么狠!

房内的林若掏出一个药包,眯了眯眼露出一丝狠绝,倒进了许诺带过来的汤里,抿唇喝了下去。

而门外,许诺刚走到走廊门口就碰上了转身回来的林世骁。

“既然小若不满意饭菜,你去给她再买一份回来。”

“林世骁,你不会不知道,林若在针对我。”许诺眼底微微闪现了一层黯淡。

可面前的人对她没有一丝的怜惜,冷声道:“这就是你该承受的,许诺,你将小若烫伤了,就应该将小若照顾好,现在去重新买饭。”说完以后,他直接从许诺侧身走了过去。

待许诺买完饭回来,便看见病房内林若正眉开眼笑的和林世骁说着什么,双手还拉着林世骁撒娇般的摇晃着,而林世骁也一脸宠溺的看着林若。

好一副兄妹情深!

许诺眼里划过讽刺的笑,随后看见除了倒在地上的饭菜,林若倒是将她带来的汤喝完了,她倚靠在门旁,冷冷说道:“看来林小姐也不是不能吃人做的饭菜。”

“你?”

难得的,听到许诺明晃晃的嘲讽,林若没有出声。

疑惑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林若,许诺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可一时也想不起来有什么。

正准备上前的时候,就听到了林世骁阴沉的语调,“你还愣着做什么?”

“没看见小若饿了。”

呵呵……她林若刚刚喝了一碗汤,什么都没有做,有那么饿吗?

嘴角溢出一丝冷笑,许诺径自上前,将手上提着的餐盒一个一个摆到病床的餐桌上。

本以为林若又会挑她的刺,没有想到这一回,她倒是直接拿起了餐具,只是动手吃东西之前,别有 深意的看了许诺一眼。

林世骁没有注意到林若的神情,他的视线一直落在许诺的身上。

看见她眉眼间的倦色,他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便瞬间消失。再抬头的时候,他的眼中依旧是清冷一片。

“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去吃点东西?”

冷冷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林世骁,许诺淡淡出声。

从昨天到现在,她几乎米粒未沾,就像是这样站在这里,她也能感觉自己的胃隐隐作痛。

听到她的声音,他冷眼凝她。

视线落在她苍白的脸上,林世骁冷声道,“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距离医院最近的饭店,走路也要十多分钟,他还真是算的精准。

嘴角勾起了一丝冷嘲,许诺侧头望向他,却一言不发。

“你还有十八分钟。”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许诺转身就拉开了病房的门,只是她一只脚刚刚迈出去,就听到身后林若凄惨的叫声。

“啊……”

“哥,我,我肚子好疼!”

听到林若的呼痛声,许诺第一反应就是她在装神弄鬼,可是看见她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她就知道是真的。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许诺默默的站到一旁,看见林世骁冷着脸将医生喊进了病房。

医生给林若简单做了一个检查,检查的过程中,他的眉头一直都是紧皱着。

“林先生,林小姐好像……中毒了。”

“中毒?”

听到中毒两个字的时候,林世骁的眼中寒意一片。

不知为何,许诺下意识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中的什么毒?” “是……是巴氏消毒片,

林先生,现在立刻得安排林小姐洗胃。”

林若被林世骁亲自抱进了手术室,哪怕是疼痛难忍,无人看见的角度,她还是得意的望了许诺一眼。透过众人,看见她眼角的笑意,许诺愣住了。

为了陷害她,林若还真的狠的下心。

半个小时之后,医生一脸为难的走到林世骁的面前。

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林世骁冷哼一声,看过去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温度。对上他的神情,医生轻声开口:“林先生,检测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是汤有问题。”

“接着说。”

这话是对医生说的,可是林世骁的视线却直接转到了许诺的身上。他看她的时候,她也正好望向了他。

瞧见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戾气,她刚刚到嘴边的解释就这样咽了下去。

何必多此一举,反正她说什么,他也从来不会相信。

“巴氏消毒片具有很强的腐蚀性,误服之后,会腹痛难忍,不过不会影响生命安全。”

“好的,谢谢医生”

随后医生走出了病房。

病房的门刚刚关上,林世骁便从沙发上站起来,看向许诺,“过来!”

距离他几步之隔的距离,许诺死死的攥住了自己的手心,一步未动。

冷“嗤”一声,他直接朝她走去,看见他眼中的暴怒,她下意识的往门口走,可是她刚刚迈开脚步,就感觉领口传来一股力道。

楸着她的衣领,他一把将许诺甩到了沙发上。

沙发旁边正好是一个茶几,许诺的手直接撞到了桌角,痛的她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手上的痛再痛,却抵不过心痛分毫。

不等她起身,他便直接压住了她,“许诺,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

“我恶毒?呵呵……”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许诺眉眼俱笑,只是笑着笑着眼角的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滴滴的坠下。

当眼泪砸到他的手背上时,林世骁像被烫到了一般,立刻松开了自己的手。

皱了皱眉,怒意渐散,他刚准备说话的时候,就看见许诺狠狠的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林世骁,你大可放心好了,你的宝贝妹妹绝对死不了。”

“许诺!”

刚刚在眼中消散的怒意,迅速聚齐了,紧紧的钳住了她的下巴,林世骁一字一句的咬牙说道,“你给我听好了,如果小若真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林世骁,你想怎么折磨我来就是了。”

本以为心已经麻木了,可还是能清楚的听到心碎的声音。

算了,就这样吧。

许诺的眼中满是视死如归的淡漠。

不愿看见她毫无生机的眼神,林世骁手上的力气加大了几分,“许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但是,我会把这一切的账都算在许案的头上。”

“林世骁!”

察觉许诺整个身子都在抖,林世骁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现在,给我去手术外守着。”

“小若无事,许案便无事。”

“若不然,你……”

“林若中毒的事情与我无关。”

如果是自己,许诺不想多说一句话,可是关于到许案,她不想因为自己,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在这世上,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除了许案。

虽然知道自己说了,林世骁也不会相信,可是看见他眼中的嘲讽更深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

果然……

伸手抱住她的后脑勺,林世骁猛的用力,她的脸便移到了他的眼前,两人的呼吸都在一起,可许诺 感觉不到丝毫的旖旎,只有寒意。

“你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可笑?”

“汤是你给小若送来的,不是你,难道是她自己吗?”

就是她自己。

到了这个时候,她总算是明白许诺之前看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人,还是记忆中的那张脸。

可,那人的眼中再也没有任何的温情。

她能看见的只有厌恶和冷意。

“林世骁,既然你这么讨厌我,不如让我走吧。”

“也许,看不见我的时候,你还会过……”

“闭嘴!”

“许诺,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你就等着替许案收尸。”

说完,他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腕,大步走向手术室门口。她身上的伤还没好,每走动一步,都是刺骨的疼。

被他这样拉着,她几乎都没有呼吸的力气了。

手术室的红灯还在亮着。

被甩到长椅上的许诺,痛苦的弯了下腰。

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她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胃部。许诺没有看身边的林世骁,一双大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若是林若再不出来,她就真的撑不住了。

“吱呀……”

手术室的门从里面推开的时候,许诺没有动,身边的男人却大步迎了上去,“怎么样?”

走在最前面的医生取下脸上的口罩,长时间的手术,让他脸上布满了疲劳:“林先生放心,林小姐已经脱离危险了。”

“这段时间,只要好好的修养,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干净气质的个性签名,不要谈论悲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活着不是为了错过昨天,而是为了等待希望,让每个人都能看到你的力量。 没有他你也能过得很好,精致女人个性签名简

“嗯。”

对于医生的回答,许诺没有任何的惊讶。

一个人给自己下药,总不可能会真的毒死自己。

林世骁将林若送到病房后,才发现身后没有许诺的身影。

皱了皱眉,他直接拨通了许诺的号码,“给你五分钟,立刻出现在病房,不然我……”

“许诺?”

手术室的门口,看着从自己手中脱落的手机,她整个人卷缩在长椅上,太疼了……迷糊之际,她感 觉身旁传来一阵暖意。

最让她觉得可笑的是,她竟然看见了林世骁的脸。

摇了摇头,许诺闭上了眼睛。

“诺诺?”

紧紧的抱住了许诺冰冷的身子,林世骁冷若寒冰。

被叫来的医生抖了抖手,还是上前开口:“林先生,你还是先把许小姐放到床上吧。”

“不然,我们不好检查。”

眼角都是狠戾,他将怀中的人打横抱起,轻轻的放到了一旁的床上,退开两步。说话的那个医生战 战兢兢的上前,用最短的时间帮许诺做了一个检查。

检查完了之后,他的神情变得异常的难看。转身看向林世骁,“许小姐的胃痛已经非常严重了,如 果还是这样不注意,后果难以想象。”

“我先给她打点滴,等她醒来,要立刻让她吃点东西。”

“嗯。”

或许是有了药物的缓解,许诺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

林世骁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床上的人,他的眼中全是复杂。

突然。

看见许诺似乎在说些什么,他弯下腰。

“林世骁……”

听到自己的名字一直从她的嘴里出来,他的眉眼温和了几分。

翌日清晨。

许诺睁开眼的时候,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她明明记得昨天还在手术室外,之后接了林世骁的电话,电话?

听到床头不停振动的声音,许诺拿过自己的手机。上面的号码,只看一眼,她便识得,是林世骁。 “醒了?”

都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突然听到耳边略带柔和的声音,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虽然依旧是清冷的声调,可却不再是冷嘲。

许久没有听到那边的回应,林世骁皱了皱眉,“许诺?”

“什么事?”许诺的声音带着刺耳的生硬。

虽然不知道林世骁是出于什么心理,将自己送来了病房,可是许诺并不觉得他是出于好意,毕竟,林若才刚刚洗完胃。

电话那头的林世骁愣了几秒之后,才恢复了惯有的冷漠。

“去小若的病房照顾她,立刻。”

手机里的忙音,提醒许诺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

苦笑一声,她直接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

“啊……”

一阵天旋地转般的头晕,若不是许诺反应快,此时的她整个人就直接摔在地上了。

双手撑着一旁的床头柜,许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胃里传来的痛意,时刻提醒她要休息,可是她已经顾不得了。

她胃病严重的事情,那个男人比谁都清楚……可他,再也不会关心她了。

他让她去照顾许诺,她就得去。

不要再想了,许诺!

他根本不再是你记忆中的林世骁。

而到了病房,许诺迎来的也不过是林若的摔砸怒骂。

“滚,许诺,你给我滚出去……”

“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现在还来做什么?你可真是够狠的,为了害我,竟然敢在汤里下毒。”

“你知不知道,稍微不留意,就会死人,你……”林若满脸怨愤,目光恨不得撕裂许诺一般。

“别装了!”躲过林若扔过来的东西,许诺直接打断了她的表演。

别人不知也就罢了,现在就她们两人,还有什么故作姿态的必要。

从许诺走进房间的那一刻,林若就注意到了她脸上的苍白,只是许诺的难过,就是林若的快乐。

视线落在许诺捂着胃的手,林若得意的笑了笑。

“许诺,看见你难过,我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我是不太舒服,可应该没有你洗胃那么难受。林若,洗胃是什么滋味?”

“你还敢说?如果不是你,我……”

“闭嘴!”

“林若,现在就我们两人,你少装了,那汤里的毒到底是谁下的,你我心知肚明。”

听到许诺的话,林若的眼中闪过一丝心虚。

虽然林世骁表面上没有对许诺做什么,可是她清楚的知道他眼里的视线一直都在她的身上。

时间一长,她都不敢保证林世骁是不是还会记得那些仇恨。

既如此,还不如再制造一些仇恨。

她清楚的知道巴氏消毒片具有很强的腐蚀性,只是放了两片,她就被送到手术室洗胃了。她遭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当然也要许诺付出同样的痛苦。

“许诺,你以为你狡辩就能逃避责任吗?这一次,我一定要报警,让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报警?”

“我倒是希望你赶紧报。林若,你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只要你没有死,你哥就舍不得对我怎么样?这样想来,你还是不够狠。”

“若是你真的够狠,你就不应该只放两片,你应该放一瓶。”

“你……”

面对林世骁的时候,许诺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因为他的手里捏着她的“七寸”,许案。

可面对林若,她绝对不会退步。

像是嫌对林若的刺激还不够,许诺淡淡的出声,“虽然你现在把事情栽赃到了我的身上,可是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林若,我真的想知道,你的真面目真的败露的时候,你要怎么办?”

“许诺,你有担心我的功夫,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面对许诺的质问,林若除了一开始的一点心虚,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的感觉了,反倒是有种势在必得的气势。

中午的时候,许诺就知道理由了,林世骁冷着脸审问着人。

“把你对我说的,再说一遍。”

“是。”

林世骁优雅的坐在病房的沙发上,而站在他面前的是打扫花园的刘嫂。

从许诺住进林家别墅的那一刻起,林若就给所有的佣人放了假。只是花园的事情,许诺是真的不会打理,所以林世骁才留下了刘嫂。

听到林世骁的话之后,刘嫂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许诺。

“昨天许小姐打扫了别墅的卫生之后,才给小姐送饭的。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她碰过储物柜的巴氏消毒片。”

“许诺,这回,你狡辩不了吧。”

刘嫂的话刚刚说完,林若就迫不及待的看向许诺。

林世骁没有出声,只是一直盯着她。

对上他的眼神,她皱了皱眉,“我已经说了,不是我,你……”

“你碰过吗?”

不等她的话说完,他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一阵无力的感觉袭来,许诺不由的笑了,“碰过。”

她确实是碰过储物柜的巴氏消毒片,可是想到要给林若送饭,她就没有用。若是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真的应该扔两片。 “

刘嫂,你继续说。”

“瓶子里的巴氏消毒片少了两片。”

从一旁的袋子里取出一瓶巴氏消毒片,刘嫂轻声开口。

说完这句话,她就低下了头。

看着桌上的瓶子,许诺笑了笑。

林世骁一抬头,就看见她脸上的笑,一挥手,那个瓶子直接甩到了她的脚下,“现在,你还想说这不是你做的吗?”

除了许诺,刘嫂和林若都不由的瑟缩了一下,林世骁眼中的狠意太深。

垂眸,许诺低头不言,她已经被判了刑,说再多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说话!”

起身,他上前一步,直接钳住了她的下巴。

她还是不出声,他手上的力气越发的大了几分。

“说什么?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好说的?”

“呵……”

松开手,林世骁直接走向病房外,在门口的时候,他顿了顿脚步,“我说过,你做的事情,我会算到许案的身上。”

“既然你没有什么好说的,那我就去找许案好了。”

“毕竟,只有他才能让你痛。”

“林世骁,你站住!”

许诺的喘气声清楚的传进了他的耳中,笑了笑,他转身看她。

可是眼前这一幕,却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在林世骁转身的时候,许诺径自捡起了地上的瓶子,他快速上前,一把抢下了她手里的瓶子,可她还是吞了两片。

腹中瞬间有种火辣辣的疼,嗓子灼热的她说话都开始变得艰难,她却死死的望着他。

“既然你说是我,那林若遭受的伤害,我也受。”

“林世骁,这样够不够?”

炙热的感觉在腹部和喉咙袭来,许诺痛苦的抱住了自己。

标签: 全是肉 糙汉文 公交车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