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离婚以后(高干))

网站小编 107 0

“晏晏,你要是再胡闹,大学就去国外念吧。”晏凌开口,嗓音低沉,是真的动怒了。

晏晏一听不禁瞪大了眼睛。

她哥竟然要为了一个刚认识几天的女人将她送到国外?

晏晏气的眼眶都红了,她也是为了奶奶好,她觉得自己委屈死了。

晏凌看了一眼一旁的许晴空,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下了楼。

许晴空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她深吸一口气,换上了笑脸,和晏晏道:“好了晏晏,以后你不要再去惹那个傅晗了,你哥哥就不会说你了。”

晏晏一听更是生气,“我哥他一定是被那个女人迷惑了心智,竟然放弃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而且还凶我!”

许晴空心里比晏晏还要难受,要是没有傅晗,她现在已经是晏凌的正牌女友了!

而且,她总觉得傅晗的出现让晏凌有了某种改变,这种感觉让她心慌。

尤其是看见他们竟然住在了一起,傅晗长的如此出众,晏凌也是一个正常男人,两人就算现在的假的,谁能保证他们不会擦枪走火,日久生情?

许晴空越想越急,也越恼恨,她看了看晏晏,咬了一下嘴唇。

“说到底,我和你哥也还没有在一起……”许晴空有些低落地道。

晏晏看许晴空的样子,知道许晴空比自己难过,开始安慰许晴空。

傅晗洗了一个澡,想着老太太还没有醒,便来到院子里的小库房想找花盆种点东西。

齐子豪之前给了她一种植物的种子,说是这种植物放在室内对缓解心脑血管方面的疾病比较好,她便想着种两盆放在奶奶的房间。

库房里放着很多园艺用的东西,傅晗在里面挑了一会儿花盆,听到门声她抬头去看,竟然是晏凌。

晏凌扫了一眼库房,和傅晗道:“奶奶醒了,在找你呢。”

晏凌长的高,他进来的时候还要微微低下头,整个人往那里一站显的这库房更小了。

“我知道了。”傅晗拿了两个花盆,站起身。

晏凌转身先走,只是他推了推门,竟然没有打开。

晏凌更加用力的去推门,眉心拧起,显然门从外面被锁住了。

“怎么了?”傅晗走到晏凌身边,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就在这时,库房里的灯突然熄灭,这库房没有窗户,灯一熄灭之后,真的一点光亮都没有。

傅晗眉心动了动,正有些后悔没有随身带着手机,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的肩膀。

晏凌的手劲有些大,带着几分禁锢的姿态,一把将傅晗拉进了自己怀里。

周围没有一丝光亮,傅晗只感觉自己撞进了一个宽阔炙热的怀抱,男子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传来,头上,是男人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傅晗感觉到晏凌身体带着不正常的紧绷,她并没有气恼,反而淡笑着道:“晏少爷真的怕黑啊。”

此时晏凌的脸上的表情沉怒的可怕。

他想将怀里的女人推开,可是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一样,只想要再抱紧一些。

女人身上的冷香传来,晏凌感觉这次发病好像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

这时,他感觉到怀里的女人两只小手竟然在自己身上摸索。

晏凌咬了咬牙,脸上的肌肉抽了抽,他这次竟然可以说话。

“你、做什么?”晏凌嗓音暗哑,还带着几分僵硬。

傅晗的小手仍然没停,“能干什么,当然是找手机了,我对一个怕黑的男人可没什么兴趣。”

晏凌的脸色更沉了,半晌,终于咬出两个字,“没、带!”

傅晗:“……”

没带你早说啊!

傅晗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不过想想也是,她是怎么都没想到晏凌一个高冷大少爷竟然有幽闭空间恐惧症!

而且看他的样子症状还不轻。

他们两个人都没带手机,要是她自己也就算了,可是还有一个发病的晏凌,他们两个总不能这样一直等下去。

傅晗想,晏晏既然捉弄她,现在一定就在这附近看着呢,她就只能喊了。

只是,傅晗刚深吸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喊,晏凌像是察觉到了傅晗的意图。

“别喊!”晏凌沉声道。

他的这个病家里人并不知道,他也不想他们知道。

傅晗挑了一下眉,“不喊你说要怎么出去。”

总不能一直被他这样抱着吧!

晏凌浓黑的眉毛拧起,薄唇抿着,过了片刻,才道:“他们,总会开门的。”

傅晗冷笑了一下,心想,晏晏早就看她不顺眼了,除非明天早上打理花园的工人过来,不然他们这一晚都休想出去。

傅晗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微微仰起头,喊道:“晏……”

然而,她刚喊出一个字,嘴唇突然被堵住了。

傅晗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堵住她嘴的竟然是晏凌的唇!

晏凌的唇有些凉,微微带着几分战栗。

傅晗眉心厌恶的拧起,一把将晏凌狠狠推开。

晏晏被晏凌骂了一顿,这几天老实了不少,只是每次看见傅晗的时候仍然是一副恨不得吃了她表情。 这天下午傅晗去老太太房间,老太太背对着门口正在看什么东西,一直念叨着太像了

“看来晏少爷的病也没有那么严重,嘴倒是挺灵活的!”傅晗冷声道。

她从一开始就应该推开他!

晏凌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傅晗的力道很大,可以感觉得到她是真的生气了。

只是,远离了傅晗,晏凌感觉窒息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他顺着墙壁坐在地上,霎时间额头上便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过了片刻,傅晗没听见晏凌的声音,只听见急促的呼吸声。

傅晗想要去砸门,突然想到晏凌刚刚用吻阻止她,应该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病。

她想了想,还是顺着呼吸声走到晏凌身边,摸到了他微凉的大手。

傅晗握住晏凌的手,也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晏凌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缓了下来,他身体动了动,将头靠在了傅晗的肩膀上。

晏凌这个病一开始发作的时候情况会重一些,他要是在这个环境里多待一阵,状况就会好些。

而且今天有傅晗在,他的情况更是比之前轻了很多。

库房里黑的不见五指,傅晗和晏凌靠在一起,她不禁想起了小时候救晏凌的那一次。

“你真应该庆幸你是马奶奶的孙子。”傅晗淡淡道。

不管是这一次还是上一次。

晚上六点,蒋萍和晏晏坐在餐桌边准备吃晚饭。

蒋萍见傅晗又没下来,拧起眉,没好气地道:“到了饭点又不下来,真的是一点教养都不懂!”

晏晏没说话,只是暗暗勾了勾唇。

“对了,你哥呢,怎么也不下来吃饭?”蒋萍想到了晏凌,晏凌也在家,怎么也没下来。

晏晏一听,笑着道:“我去找哥哥。”

蒋萍应了一声,脸色和之前相差甚远。

没一会儿,晏晏耷拉着脑袋回来了。

晏晏没坐到自己位子上,而是来到蒋萍身边,“妈,你要帮我……”

**

傅晗和晏凌在库房待了很长时间,他们两个也没什么话可以说,只剩下一片死寂。

不知过去了多久,库房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此时晏凌靠在傅晗的肩膀上睡着了,傅晗也闭着眼睛,只是她没有睡。

外面的光亮突然照了进来,傅晗眯了眯眼。

看来天还没黑,他们不用在这里待一晚了。

外面的蒋萍和晏晏看见他们两个亲密的姿势都愣在了那里。

晏凌睡的也不沉,缓缓睁开了眸子。

晏凌已经好了,此时他的眼里一片淡漠,又恢复了那副冷傲漠然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长腿一伸从地上站了起来,不见丝毫狼狈。

“你们真的在这里啊,这工人也太大意了,仓库里有人都不知道。”蒋萍扫了一眼傅晗,看向晏凌道。

晏晏缩在蒋萍的身后不敢说话。

晏凌冷冷看了晏晏一眼,回过头,向地上的傅晗伸出手。

傅晗挑了一下眉,拉着晏凌的手站了起来。

晏晏刚刚被晏凌那一眼看的心里一震,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七月份的零花钱取消,禁足一个月!要是再犯,可就没这么简单了!”晏凌再次看向晏晏,冷声道。

晏晏又惊又怒,有些没底气地道:“不是我,为什么要罚我。”

她哥竟然直接就要罚她,一定是那个乡巴佬挑唆的!

晏凌扯了一下唇,“我提你的名字了吗?”

晏晏被晏凌的话一噎,闭上了嘴不敢说话了。

虽然晏凌是看着她说的,可是确实没提名字,所以她这算是不打自招了?

蒋萍将晏晏护在身后,不满地看了一眼一旁看戏的傅晗,和晏凌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晏晏她也只是一时贪玩。”

“贪玩?”晏凌眉心一拧,“她以后要是再“贪玩”,我就送她出国!”

蒋萍也知道自家儿子的脾气,只是干笑了两声没再说话。

晏凌从小主意就很正,蒋萍和晏开也管不了他。

他对自家公司没兴趣,自己开了一家什么科技公司,虽然没什么成果,可是也没人敢说。

至于外人,更是不敢惹这位凌爷。

直到晏凌和傅晗离开,晏晏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也红了眼眶。

“妈妈,哥哥现在是鬼迷心窍了,以后有傅晗在,我们怕是都要被赶出晏家了!”晏晏靠在蒋萍怀里委屈的哭诉,不过更多的是她对傅晗的憎恨。

蒋萍也感觉出晏凌对傅晗不同,她拍了拍晏晏的肩,恨恨道:“你放心,我是不会要傅晗这个儿媳妇的!”

标签: 离婚以后(高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