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一样的占有(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小编 18 0

唐清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嘴上挺硬,“谁知道你这些年在外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唐星晚在听到唐清的这句话时,忽地笑了下,看着唐清,“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不干不净。”

话落,唐星晚转身离开。

唐清的声音在唐星晚走上楼梯的时候传来,“你给我离御景哥哥远一点!听到没?”

唐星晚没再回应,直接上了楼。

回到房间,唐星晚还没来得及躺下,房门便被人敲响。

唐星晚拧眉,视线落在门口,声线微沉,警告道,“唐清,别逼我动手。”

“是我。”

几秒钟的停顿后,传来唐霆低沉的声音。

唐星晚一愣,“有事?”

“我想跟你聊聊。”

唐星晚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起身去开了门。

开了门,唐星晚站在门口,跟站在门外的唐霆对视。

“你今天是不是往公司寄东西了?”唐霆直接开门见山的主动开了口。

唐星晚倒是没想到唐霆会这么直接。

倒也没有否认,看着他说道,“小叔把唐氏经营的不错,流水很惊人啊。”

唐霆脸色一沉,“你手里怎么会有公司流水明细的?”

唐星晚倚在门框上,闻言勾了勾唇角,“这些事情不能让人知道吗?”

唐霆忍着满腔怒意,声音压低了几分,“趁现在我还没想着为难你,你最好是见好就收。”

“我若是不呢?”

“唐星晚!”唐霆连名带姓的叫了声,“别以为你现在有老爷子护着,我就不敢动你!”

唐星晚笑了,“小叔,我没以为,我也不觉得你不敢,但是你不妨动我一下试试看,看我会不会还像当年那样任由摆布!”

唐霆不是第一次在唐星晚身上感觉到那种无形的能将人压低的气场,可这一次即便心里有着满腔怒意,可此时此刻在对上唐星晚的那双冷的摄人的眸子时,唐霆心里仍旧是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恐惧感。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唐星晚的第二句话便砸了下来,砸了个唐霆措手不及。

“小叔,你说挪用公款私用,爷爷知道会如何?”

唐霆猛的看向唐星晚。

唐星晚脸上的笑意深了几分,看着他震惊的眼神,接着说道,“你说婶婶知道你在外边养了不止一个女人,她会如何?唐沉唐筠会如何?”

唐霆的脸色以眼见的速度彻底冷了下来,目光沉沉的盯着唐星晚,那眼神,那架势,唐星晚都觉得唐霆会现在动手打她。

叔侄两人就这么对峙着。

一个脸色阴沉,一个神色淡然。

一直到唐清的声音响起,两人才同时敛起了情绪。

“爸,你找她干什么?”唐清从一边走过来,可能是因为有唐霆在,唐清在看向唐星晚的眼神又冷有毒。

完全没了刚才在下边单独面对唐星晚的那副惶恐的表情。

“我找星晚说两句话。”唐霆语气如平常那边,让人听不出多余的情绪。

唐星晚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看了一眼唐清,而后看向唐霆,“小叔,我刚才说的,你可听清楚了?”

这样光明正大,甚至是十分嚣张的警告让唐霆有气难出。

看着唐霆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唐星晚笑了笑下,随即当着唐霆跟唐清的面关上了房门。

这边唐星晚刚转身,就听到唐清的声音丝毫没有压制的从门外传进来,“爸,你看看她什么态度啊!”

“我都说让他离御景哥哥远一点了,她还去招惹御景哥哥……”

唐清抱怨指责的声音愈来愈远。

唐星晚扯了扯唇,上前在床上躺了下来。

想到之前在傅御景车里的事情,唐星晚皱了皱眉,她居然靠着傅御景睡着了?还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刚才进门随手丢在床上的手机震动了下。

唐星晚收回思绪伸手拿了过来,点开看了眼。

是臻爱总部内部发来的一条私密讯息。

唐星晚输入密码解读了讯息内容。

【Queen,因1005跟8005一个禁止销售一个取消授权,傅氏那边有意重新签约新品,我们还未曾回复,请问您意下如何?】

唐星晚看完这条讯息后,并未在第一时间回复。

不过还没等她放下手机,对方可能收到了她解读讯息的提醒,直接弹了语音过来。

唐星晚起身坐了下来,迟疑了下才按了接听,“说。”

对方在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沉默了良久,才小心翼翼的喊了声,“Quenn?”

“是我。”

对方似乎有点紧张,声线绷的很紧,“Queen,我是臻爱系列九洲城第一负责人,秦雄。”

秦雄?

唐星晚勾了下唇角,低声说道,“九洲城那边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抱歉,是我的失职。”秦雄很郑重的道了歉。

唐星晚嗯了声,问道,“刚才你说傅氏那边有意签约新品?”

秦雄应道,“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这边处理完后通知了他们那边处理结果,傅氏那边说这件事情他们接受,但是因为之前就预告了臻爱新品出售的时间,现在突然取消,加上禁售了不少会员,那边损失太大。”

听完秦雄的话,唐星晚直接把问题丢给了秦雄,“那你觉得如何解决?”

秦雄不敢随便回应。

虽说臻爱从开始独家签约傅氏的时候就提出唯一的要求,那便是两边在合作期间,乙方也就是傅氏,因为任何因素出现问题,臻爱都有权利随时更改合约,或者取消某一款销售权。

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属于臻爱这边的问题,没有做到尊敬顾客,所以才导致后来的事情发生。

所以臻爱取消授权,禁止销售,取消会员制,已经算是对这件事情最轻的处罚方式了。

傅氏早就将臻爱新品出售的消息发布出去,如今因为这件事情突然取消,这对于傅氏来是,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秦雄想到这,收回思绪,“Queen,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您来决定比较好。”

唐星晚倒是没想到秦雄会再次将问题推回来,“秦总觉得傅氏这个合作商如何?”

闻言,秦雄一愣,随即认真的回应道,“傅氏总裁傅御景,能力出众,从我们跟傅氏合作开始,傅氏的销售额一直都遥遥领先于其他区域臻爱珠宝销售,且傅氏向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差池,是一个很不错的合作伙伴。”

“既然秦总都觉得傅氏是一个很不错的合作伙伴,那秦总把下一季新品签售给他们,但是下不为例。”

那边秦雄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莫名的松了口气,“谢谢Queen。”

唐星晚没再说什么,挂了电话。

彼时,臻爱珠宝。

秦雄在挂断电话后,转身迅速的回了办公室。

长型办公桌上,黑色笔记本打开着,屏幕右上方不大不小显示的画面,映出傅御景矜贵的俊冷的侧脸。

秦雄上前在办公椅上坐下,语气恭敬的喊了声,“傅总。”

傅御景闻声抬头看向镜头,“商议好了?“

秦雄有些局促的笑了笑,“运气好,刚好Queen在线,我直接跟Queen亲自商谈的。”

傅御景在听到秦雄的话后,好看的眉峰微微轻佻了下,问,“结果如何?”

秦雄将唐星晚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给了傅御景。

傅御景听完后,轻笑了声。

秦雄被傅御景的这声轻笑吓了一跳,有些茫然的看着傅御景,“傅总,是……是我说错话了吗?”

傅御景敛了笑意,“没有,那合作愉快,也下不为例。”

秦雄莫名松了口气,“这次的事情我也有些急了,毕竟是总部下达的命令,没来得及通知傅总,还请傅总海涵。”

“没事,秦总很负责。”

事情解决。

简单的寒暄过后,视频挂断,不管是傅御景这边,亦或者是秦雄这边,都松了口气。

而今天的唐公馆,气氛却是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饭桌上,除了唐星晚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包括唐塍。

唐星晚没兴趣知道他们低气压的缘由是什么,自顾自的吃完饭,便起身离桌。

就在唐星晚刚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的时候,唐霆第一个跟了过来。

唐星晚以为经过今天下午的对话,唐霆多少会收敛一点,可是看着唐霆现在的举动,唐星晚觉得狗总是改不了吃屎。

她倒是想要看看,唐霆又想要做什么。

“旧城区那边的人,你回来后去见过了吗?”

唐霆突然出声询问道。

闻言,唐星晚看向他。

唐霆径自说道,“当年你在旧城区经历了什么,遭遇了什么,应该都记忆犹新吧?”

听到这里,唐星晚的眸子彻底冷了下来。

“所以呢?”

“如果你回来后还没有去过旧城区见他们的话,我带你去见见。”

唐星晚忽地笑了,“小叔这是要出卖自己的同伙,明哲保身?”

唐霆脸上没什么情绪,只是看着唐星晚问道,“那你去还是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

唐霆视线落在餐厅的方向一眼,而后收回来,看向唐星晚,“半个小时后,我在外边车里等你。”

说完这句话唐霆便起身离开。

唐星晚看着唐霆的背影,微乎可微的蹙了下眉心。

旧城区么?

她回来后,倒是还真没来得及去过。
疯了一样的占有(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有些记忆不受控制的在脑海里翻涌,唐星晚强行压了下去。

关于旧城区的记忆她一直都不愿意去想。

因为在旧城区的那段时间,她生不如死……

腊梅盛开的优美句子,梅花虽然没有兰草的娇嫩枝叶,也没有玫瑰的娇嫩花朵,但它淡淡的香味却给人增添了不少乐趣。 一靠近梅花,香味就会迎面扑来,让人感觉挥之不去。 这时,

半个小时后,唐星晚以出门透气为由,一个人出了门。

唐霆的车子早就停在了唐公馆门口。

在唐星晚出去的时候,坐在后座的唐霆放下了车窗,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唐星晚,“上车。”

唐星晚挑眉,抬脚走过去,绕到一边,坐进了后座。

车子驱动,驶离唐公馆,朝着旧城区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相对无言。

一直到车子稳稳的停在了旧城区,唐霆才开了口,“下去吧,有人会带你去见你想见的人。”

唐星晚没动,而是转脸看向了唐霆,“小叔知道我想见谁?”

“你心里最想见的人。”

唐星晚听着唐霆这话低笑了声,“小叔可能不知道,我这么多年最想要见的人,那便是你了。”

唐霆在听到唐星晚这话的时候,脸色微变,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眨眼便恢复了如常,“不是想报仇吗?那就从旧城区开始吧。”

唐星晚的视线落在窗外,即便是在夜晚,这里的每一条巷子她都极其的熟悉。

熟悉到闭上眼睛都能找到。

唐霆先下了车,站在车边等唐星晚下来。

“你也要进去?”唐星晚站在唐霆身边,问了声。

唐霆看着对面的一家会所,“这些年旧城区变化挺大,以前的那些人跟在你记忆里的可能不一样了。”

“就算他们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

唐此时唐星晚的恨意,唐霆能清楚的感觉到。

不过唐霆心里此时却是很平静,因为过了今晚,这个世界上便不会再有唐星晚!

就在这时,朝着他们走过来一个染挑染着头发的青年,先是看了一眼唐星晚,而后才看向唐霆,“程哥让我带你们进去。”

唐霆抬手看了眼时间,“我跟程哥打过招呼了,人带来就行。”

那青年再次看向唐星晚,“行吧。”

说着青年抬手指了下唐星晚,“你跟我进来。”

唐星晚抬脚跟了上去,在走了两步后,唐星晚停下来看向站在原地的唐霆,“小叔路上开车小心哦。”

唐霆在对上唐星晚那双什么情绪都没有显现出来的眸子时,瞬间涌上来一股冷意。

而唐星晚却是已经跟着那青年进了对面的会所。

这家会所唐星晚熟悉的不能在熟悉,当年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都在这个地方。

在各种各样的场面,各种各样心怀鬼胎的人打交道。

一进门,那种刻在记忆里的记忆就像是被瞬间唤醒。

“哟,这小妞不错啊,走,陪哥哥玩会儿?”

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压住那些翻涌的记忆,就有人迎了上来。

这样直白的方式,跟当年还真是如出一辙。

不过这次还没等唐星晚有所举动,走在前边的青年转身就给那人一脚踹开,“你他妈谁要的人你都敢动

那人笑嘻嘻的站稳了身子,冲着青年摆了摆手,示意自己错了。

青年看向唐星晚,“跟紧了!”

穿过大厅,朝着后边走去。

在最里面的包厢门口时,青年停下步子,转脸看向唐星晚,“见到程哥,态度好一点,不然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唐星晚点头应了声,“我知道了。”

那青年的视线在唐星晚的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眼,“很缺钱?”

在听到这话时,唐星晚一怔,随即嗯了声,“缺。”

“进去吧,程哥向来大方,伺候好了,少不了你好处!”

说完也没等唐星晚再说什么,青年已经抬手敲了门。

里面隐约传来一声应答声,那青年抬手推开门,“进去吧。”

唐星晚敛了神色,抬脚进了包厢。

包厢里开的灯有些暗,唐星晚进去后有些没太看清楚坐在沙发上的人。

“门关上。”

唐星晚按照指示关上了门。

“过来。”

唐星晚抬脚过去,在那人身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唐星晚这才看清楚身边人的长相。

程杭,三十五,旧城区二把手。

当年因为她拒绝了程杭的要求,被程杭一脚踹断了肋骨,缓了好几个月。

那一脚到现在唐星晚仍旧是记忆犹新。

程杭打量着唐星晚,“叫什么?”

很明显的,程杭没认出她来。

不知道唐霆有没有跟程杭说她的身份,所以唐星晚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开口回答程杭这个问题,而是答非所问的吻了程杭一句,“你知道金先生在哪?”

程杭一点儿都不意外,看着唐星晚,“你跟唐霆什么关系?”

“他没告诉你?”

程杭抬手捏住唐星晚的下颚,往唐星晚面前凑了点,“上过唐霆的床了?”

唐星晚眸子沉了几分,抬手将程杭的手从自己下巴挪开,“他没跟你说,我是来找金先生的么?”

程杭倒也不在意唐星晚的举动,从桌上摸了烟咬在唇边,看着唐星晚,“点火。”

唐星晚跟程杭对视了一眼,而后转手去桌上摸打火机。

此时唐星晚才看到桌上放着一把枪。

唐星晚的动作顿了下。

“见过吗?”程杭在注意到她举动的时候,问道。

唐星晚伸手拿了打火机,给程杭点烟。

在打着火的时候,程杭按住了唐星晚的手,拿了一根烟递到了唐星晚唇边,示意她张嘴。

唐星晚在这里混迹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烟里掺杂的东西。

在程杭的注视下,唐星晚张嘴咬住了烟。

程杭顺势从她手里拿过打火机,给自己点了烟,吸了一口,“会吸烟吗?”

“学过。”

程杭拿着打火机的手在膝盖上点了点,抬手将打火机丢给了唐星晚。

唐星晚抬手接住,点了烟。

“这东西是真的?”唐星晚伸手捏了起来,在眼前仔细的看着,像是第一次见,一脸好奇。

程杭随意的靠在沙发上,“别乱动,当心走火。”

唐星晚扬了下唇,眨眼间枪在唐星晚手里转了一圈,成了握着的姿势,枪口对准了程杭。

程杭脸色一变,不过很快恢复正常,“小丫头,枪口别随便……”

“砰”地一声。

唐星晚扣下扳机,子弹落在了程杭肩膀上。

程杭后边的话彻底卡在了嗓子眼,脸上的表情除了震惊还有痛苦,就这么死死盯着唐星晚,“你……你到底是谁?”

唐星晚将咬在唇边的烟拿了下来,摁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程哥,怎么,这才多久,就连我都不认识了?嗯?”

程杭搜寻了自己所有的记忆,也没有想起来面前的人是谁。

“不记得了?”唐星晚的枪口慢慢下移对准的是程杭心脏的位置。

程杭眼里有了恐惧,身子不自然的往一边侧了点,“你到底是谁?”

“告诉我金先生在哪?”唐星晚说话间,把枪口对准了程杭的眉心。

“我不知道!”程杭的声音有些急切,像是在极力澄清什么。

“唐霆没跟你说,我是来找金先生的么?”

程杭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他……他只是说你是金先生看中的人,让我替他送过去。”

听着程杭的话,唐星晚勾了勾唇,“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是谁?”

程杭摇头。

唐星晚起身,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程杭,枪口实打实的指在了程杭眉心处,“十二年前,新城区大火,唐霆亲自将他的亲侄女送进这吃人不吐骨头的旧城区,整整六年,程哥一脚踢断了我一条肋骨,不记得了么?”

程杭在听到唐星晚的这话时,满目惊恐,“你……你没死?”

唐星晚笑了下,“程哥都还活着,我怎么敢死?”

“可是你……你……当初不是被那些人活活……玩死了吗?”

听着程杭的话,唐星晚脸上的笑意敛了几分,那双眸子里余下的只有满目的冷意,语气低沉狠戾,“真不好意思,让程哥失望了。”

程杭满目惶恐的往后推了推,“你……你别乱来,这里可都是我的人!”

唐星晚站直了身子,“你喊一声试试看,看有没有人进来救你。”

说话间,唐星晚将一边的呼叫铃拿起来丢给程杭,“按吧。”

程杭惶恐的看了一眼唐星晚,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按了下去。

整整三分钟,程杭没等来一个人。

就在程杭不甘心的再摁下去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程杭顾不得肩膀上的疼痛,腾地起身站了起来,连人都没看清,指着唐星晚命令道,“快把她给我抓起来!”

蓝月进来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走到唐星晚身边,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程杭,“姐,他让谁抓你呢?”

唐星晚将手里的枪丢给了蓝月,“留根肋骨给你煲汤!”

蓝月接住唐星晚丢过来的枪,嫌弃的看了一眼程杭,“算了吧,还是喂狗吧。”

唐星晚转身在一边沙发上坐了下来,“外边都处理好了?”

蓝月有些得意的挑眉,“我出手那肯定轻松搞定!”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蓝月闻声扭头看向程杭,冲着他笑了下,“当然是送你上路啊。”

话落,蓝月手里的枪口攸地对准了程杭的眉心,扣下扳机。

标签: 嫩芽(1v1)南安在线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