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梦压星河(po(他有这样进入你吗)

小编 17 0

两人从外边换到里面。

蓝月打开笔记本后接着打开一个文件,将笔记本推到了唐星晚面前,“姐,你先看看,这是唐氏最近的资金走向。”

唐星晚伸手将笔记本往自己面前带了一把,视线落在屏幕上,大致的扫了一遍,随即将屏幕往蓝月面前倾斜了点,手指在上边的一笔转账记录上点了点,“这笔钱是转哪里去了,能查出来吗?”

蓝月凑上前看了一眼,“能。”

唐星晚将笔记本一推,“来。”

蓝月拉过笔记本,一顿操作,“姐,查到了,这笔账好像转的是一个私人账户,收款方是一个叫高玉芬的女人。”

“女人?”

蓝月点头,“估计又是唐霆养在外边的那个野女人。”

唐星晚盯着那笔转账金额看了半晌,随即摇摇头,“不对。”

“什么不对?”

“唐霆虽然出手阔绰,但是要说在养女人这件事情上出这么一笔钱,他绝对不会干。”

“可这个账户信息就是女的啊。”

唐星晚搭在桌边的手指轻轻的敲了下,“把她的详细地址扒出来!”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蓝月就差没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扒出来了。

“姐,我们要去找她吗?”

唐星晚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口,“把资料寄给唐霆吧。”

蓝月闻言拍了下手,“对,吓死他个王八蛋!”

经过昨晚兴师动众的给唐星晚举办了迎接宴。

现在大多的关注点都在唐星晚回来的这件事情上,唐霆丑闻的热度已经完完全全的压了下去。

虽说这次傅氏挪动资金带动了不少人从唐氏银行挪出资金,但是有些人贪恋唐氏给的那个利率点,还是没怎么动。

所以事情压下去后,这件事情算是就这么画上了句号。

唐霆这两天忙的整个人精神都是绷着的。

如今事情解决了,也松了一口气。

股票也一点一点的在上升中。

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唐霆看向门口,“进。”

门外唐筠推开门走了进来,将文件放在了唐霆办公桌上。

“事情都处理好了?”

唐筠嗯了声,“基本上都已经没问题了。”

唐霆点了点头,“这两天辛苦了,今天早点回去休息吧。”

“还好不是很累。”话说完,唐筠抬眼看向唐霆,“爸,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唐霆闻言抬眸看向唐筠,“在我这还有什么该问不该问的,你说什么事情。”

唐筠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昨晚我看到您跟星晚在一起,你们说什么了?”

唐霆在听到唐筠的话后,脸色当即一变,“你听到了?”

唐筠如实摇头,“没有,因为距离的远,身边还有人,我没过去,但是我看您脸色不好。”

听完唐筠的话,唐霆莫名的松了口气,“没什么,就是说了你大伯的事情,她情绪有点激动。”

唐筠看着唐霆的脸色,迟疑了下,又问了句,“爸,当年遭遇的那场大火,跟您有关系吗?”

唐筠这话一出,唐霆的脸色彻底的冷了下来,语气也沉了几分,“你这是在怀疑我?”

“爸,我不是,我只是好奇,当年那么一场火,但凡在里面的人几乎全部丧生在了那场大火里,可为什么年仅十岁的星晚从那场大火里死里逃生活了下来?还有她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家,而是过了这么多年才回来呢?”

唐筠的话字字句句可都问在了唐霆的心尖上。

后边的一句话更是问出了唐霆心里所想。

既然唐星晚没死,为什么没有回来?而是在外边这么长时间才突然出现?

只是这一时间唐霆也想不出原由来。

看向唐筠,“筠儿,这件事情别在你爷爷面前提起,他这么多年心里一直都惦记着,至于星晚的事情,我会查一下。”

唐筠点点头,“那我先出去了。”

唐霆应声。

唐筠起身往外走的时候,在门口时又停下步子,回头看向唐霆,“对了爸,以后别惹妈生气了。”

唐霆微愣,随即应了声,“知道了。”

在唐筠离开后,唐霆想着唐星晚的事情,迟疑了下,还是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响了很久,对方才接了电话,“唐先生?”

唐霆应声,“是我。”

“我跟唐先生之间的线不应该早就断了吗?怎么唐先生又有什么好东西给我?”

唐霆听着对方的话皱了下眉,“当年我交给你的那孩子,后来真的死了?”

对方笑了声,“我不是都给唐先生看过视频了吗?活活被玩死的,怎么?诈尸了?”

唐霆的确在接到那通电话后,收到过一段视频。

视频里唐星晚歇斯底里的哭着喊着,声音都喊哑了,随后慢慢的没了声,也没了动静……

她死了,活活的被人玩死了。

收回思绪,唐霆问对方,“你们把她埋哪了?”

“埋?唐先生,现在墓地都是要钱的,你当我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还是当我是慈善家?”

“那她的尸体?”

对方笑着,声线有些冷,“随便丢在了荒山野岭,你知道旧城区后边的林子里,可是什么都有。”

还没等唐霆再问些什么,对方的声音便又传了过来,“唐先生,当年你给我的那丫头跟你没什么关系吧?我听说最近你们唐家归来了一位唐小姐,长的可跟你那死去的大哥大嫂如出一辙啊。”

唐霆来不及说些什么,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唐霆握着手机,坐在办公椅上,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大半……

长的跟你那死去的大哥大嫂如出一辙啊……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魔咒一般,一遍一遍快速的在唐霆耳边徘徊。

就是因为那张脸,所以那天唐星晚突然回来时,他才找不到一句反驳的话。

唐霆紧紧的握着手机,在回过神后,重新拨了刚才的电话,可手机里传来提示: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连续打了三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唐霆有些坐不住了,起身拿了车钥匙匆匆离开了办公室。“唐总。”

唐霆刚到大厅,前台就出声喊住了唐霆。

闻声唐霆停下步子,看了过去。

前台抬手从前台桌上拿了一份快递,递给唐霆,“这是今天同城快送送过来的,说是要务必请唐总亲自打开。”

唐霆看了一眼伸手接了过来,视线落在外包装上看了一眼,随后打开。

在唐霆打开的那一瞬间,又猛的将刚刚从文件袋里拉出来的东西塞了回去,转脸看向还站在身边的前台,“对方还有说什么吗?”

前台摇头,“没有,只说了让唐总亲自打开。”

唐霆尽量稳住了神色,点了点头,转身快速的朝着外边走去。

一直到坐进车内,唐霆的脸上绷着的情绪才彻底失控,动作迅速的将刚才还没看完的文件拿了出来。

上边是唐氏资金走向的明细。

尤其有一笔转账明细是用了加粗字体特意标准了出来。

像是特意的在提醒什么一般。

唐霆看着这笔转账明细,视线最后停在了最后收款人的信息上时,唐霆捏着文件的手猛的收紧。

而此时唐霆唯一想到的人便是唐星晚。

除了唐星晚,唐霆满脑子想不到比唐星晚还具有嫌疑的人。

这么想着,唐霆将文件塞好,启动车子,直接朝着唐公馆驶去。

……

“唐姐,东西已经送到唐霆手里了。”蓝月在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告知了唐星晚。

坐在对面闭目养神的唐星晚在听到蓝月的话后,睁开眸子看她一眼。

“他在拿到文件后就打开看了,吓得不轻,送东西的人说他拿了东西就神色匆匆的离开了。”

唐星晚这才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蓝月看了一眼唐星晚,见她脸色不太好,便没再开口。

一直到唐星晚搁置在桌上的手机响起,蓝月快速的瞄了一眼。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在唐星晚没睁开眼之前蓝月就喊了声,“姐,没备注。”

唐星晚本来打算看一眼的,但是在听到蓝月的话后,便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吵。”

蓝月很有眼力劲,伸手直接按了静音。

电话自动挂断。

蓝月刚想开口问一下唐星晚怎么了,手机便又响了起来,还是同一个号码。

“姐,还是刚才的号码。”蓝月瞥了一眼手机屏幕后,说道。

唐星晚眉眼间都是不耐烦,伸手从桌上摸过手机,看了一眼号码,划下接听键,声线极冷,“谁?”

电话那端,傅御景在听到这声冰冷的声音时,眉峰当即拧了下,“傅御景。”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唐星晚足足怔了三秒钟,才再次开了口,“有事吗?”

比起刚才的语气,这次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些。

“有事找你。”

唐星晚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随即看向蓝月,敲了敲桌子,“这是哪?”

“市中二号路,天空之城。”

“听到了吗?”唐星晚将手机放回耳边,问道。

傅御景嗯了声,“一会见。”

唐星晚没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在唐星晚挂断电话的时候,立马看向唐星晚,“姐,是那天抱着你的男人?”

“你有什么想法吗?”

蓝月刚想说点什么,但是在对上唐星晚的视线后,蓝月当即摇头,“我能有什么想法,我……”

“你可以走了。”

蓝月的话还没说完,唐星晚就赶人了。

蓝月话锋一顿,“姐,我留下来可以在紧要关头保护你!”

唐星晚掀起眼帘淡淡的看着她。

唐清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嘴上挺硬,谁知道你这些年在外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唐星晚在听到唐清的这句话时,忽地笑了下,看着唐清,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不干不

那双眸子里清清楚楚的表达出唐星晚的疑问“紧要关头谁保护谁?”

蓝月嘿嘿一笑,起身收拾桌子,“我这就走,这就走。”

“要是被我发现你躲在那里守株待兔,你死定了!”

正打算守株待兔的蓝月:“……”

蓝月离开不到十分钟,傅御景就到了。

唐星晚面前的咖啡蓝月临走的时候重新换了杯,此时还没凉透。

唐星晚还是刚才那样慵懒恣意的坐姿,靠在座椅上看着那人推开门之后,径自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傅御景抬手解开了外套扣子,将外套脱下来顺手递给跟在身侧的林琛,在落座时,视线落在唐星晚脚上,“好了?”

唐星晚将昨晚扭到的脚稍稍往前递了下,意思不言而喻,“你自己不能看啊?”

大抵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傅御景挑眉,视线再次落在了唐星晚的脚腕上,还有些肿,收回视线看向唐星晚,问,“自己出来的?”

“唐沉非得送我,我让他把我丢这的。”

傅御景看着她,“刚才跟你一起的人是唐沉?”

唐星晚在听到傅御景这话时,挑了下眉,“刚才你听到的声音很像男人的声音?”

傅御景回想了下,然后说,“路人?”

唐星晚点头,“路人,长的很丑的一姑娘。”

站在傅御景身侧的林琛在听到这话的时候,震惊的看向唐星晚。

唐星晚在林琛看过来的时候,也抬眼看向他,“怎么了?”

林琛连连摇头,移开了视线。

唐星晚收回视线看向傅御景,“你找我什么事情?”

傅御景往后边的靠了点,视线却是一点儿没从唐星晚的脸上挪开,“认识秦雄?”

傅御景这话一出,唐星晚就差不多知道,那天在臻爱珠宝的傅御景知道了。

“不认识。”唐星晚语气坦然,神色更是坦然的不行,让人看不出一丝不妥。

傅御景在问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就注意着唐星晚的反应。

可在她回答完,都没能从唐星晚脸上看出一点变化。

“秦雄说,你当场说出了臻爱系列型号。”

“猜的。”

“你说让型号ID80051005取消授权,型号ID10058005禁止销售,当天臻爱总部通知1005取消授权,8005禁止销售。”

唐星晚端起咖啡递到唇边抿了一口,说,“巧合。”

“你让秦雄转告那天店所有会员,即日起被取消会员资格,拉入臻爱黑名单。”

唐星晚放下杯子,“偶像豪门剧看多了。”

唐星晚这话,险些让站在一边的林琛没忍住笑出了声。

“还有要问的吗?”

傅御景看着她,良久,才问了句,“你觉得我信吗?”

唐星晚起身站了起来,有些居高临下的感觉,一手撑着桌子,身子微微前倾,拉近跟傅御景的距离,“我觉得你信。”
、两人四目相对,就这么对视着,彼此之间暗潮涌动。

就在林琛犹豫自己要不要原地消失的时候,他听见了傅御景的回答,“我信。”

林琛:???

臻爱珠宝那边的监控他也看了,虽然没声音,可林琛相信秦雄不会是说谎的人,而且没必要说谎。

而且刚才唐星晚的回答但凡是有点判断力的人都知道她的话只是随口一说。

可景爷居然信了?

信了!

唐星晚起身站直了身子,脸上露出几分笑意,“谢谢配合。”

傅御景看她一眼起身站了起来,“送你回去?”

“那多不好意思。”

话刚落唐星晚便又冲着他笑了下,“那就麻烦了。”

“荣幸之至。”

林琛看着这一幕,觉得这个世界有点梦幻……他都分不清真假了。

唐星晚一点儿也不客气,跟着走到车边的时候,在林琛帮傅御景拉开车门的时候,唐星晚便直接弯身坐了进去,还冲着林琛说了声谢谢。

林琛扶着车门,一脸震惊的看着唐星晚。

傅御景不在意的抬手关上车门,绕到一边自己打开车门坐到了另一边。
清梦压星河(po(他有这样进入你吗)

林琛好几秒钟才赶紧绕到一边上了车。

刚上车,唐星晚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唐公馆,谢谢。”

林琛:“……”

这是把他当成司机了?

好吧,他本来也是司机!

林琛启动车子朝着唐公馆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唐星晚很安静的靠在一边,并没打算跟傅御景有过多的交流。

傅御景心里也在想唐星晚的事情,秦雄说的话傅御景百分之百是相信的。

而且刚才唐星晚的回答,并非实情。

她只是当着他的面很坦荡的否认了。

就在傅御景沉入深思的时候,肩膀上突然一沉。

傅御景收回思绪,转脸看向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唐星晚。

因为距离太近,他能清楚的看见她脸上很细的绒毛,以及那又长又弯翘的睫毛。

甚至因为她靠在他身上,他能闻见她身上还未消散干净的咖啡的味道。

看来她在咖啡厅待的时间不只是一时半会儿。

车子很快就

停到了唐公馆门口。

林琛停好车子转身正打算开口。

谁知他一转脸就对上了傅御景警告性的眼神。

林琛僵了下,视线落在傅御景的肩膀上,然后默默的转了过去。

声音很轻的说,“景爷,等会您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

傅御景嗯了声,抬手看了眼时间,并未有任何的举动。

林琛笔直的坐在前边也是不敢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会议开始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林琛咬了咬牙,又慢慢的转了过去。

同样对上的是傅御景清冷的眼神。

林琛欲言又止的又转了回去,心想这唐小姐是个猪吧?

距离会议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林琛终于听到了点动静。

小心翼翼的抬眼从后视镜看了一眼。

林琛险些吓死。

因为他看到了本来规规矩矩靠着傅御景肩膀睡觉的人,此时直接躺在了傅御景的腿上,还是脸朝着傅御景肚子的姿势!

而就在林琛还没从这样吓人的事情当中回过神的时候,车窗突然被人敲响。

林琛赶紧收回思绪,抬手放下了车窗。

唐清站在车边,看着林琛,声音很大,“林特助,你怎么在这?”

林琛看着唐清,“那什么,我来……”

说话间林琛的余光扫了一眼后座。

唐清在注意到林琛的视线的时候,也看向了后边,“星晚姐姐?”

唐星晚睡的不算太沉,而唐清的声音很大,唐星晚拧了下眉,抬手捂上了耳朵。

接着唐清在看到傅御景的时候,又很大声的喊了声,“御景哥哥,你……你跟星晚姐姐,你们……”

“闭嘴!”

唐清的话还没说完,傅御景便冷声打断了她。

就连林琛就被吓了一跳。

错愕的看了一眼傅御景,没敢出声。

而此时唐星晚动了下,从傅御景身上起来,然后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趴在窗户上看起来很委屈的唐清。

“啊,我打了个顺风车,你们聊。”说完唐星晚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关车门时连个眼神都没给傅御景。

林琛今天受到的震惊不亚于活着的这二十多年受到的震惊。

在唐星晚的身影进入唐公馆后,林琛就看着傅御景的脸色以眼见的速度冷了下来。

“回公司!”

林琛先是应了声,然后这才意识到唐清还扒在车窗上,林琛转脸看向唐清,“唐小姐,您让一下?”

唐清还想跟傅御景说点什么,可是在看到傅御景那骤然冷下来的脸色的时候,唐清只好往后退了一步。

林琛在唐清退开后,便第一时间一脚油门踩下去窜了出去。

唐星晚进门时,客厅里没人,就连唐管家也不在。

在玄关处换了鞋,准备直接上楼。

这边刚走进客厅,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没接着唐清带着温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给我站住!”

唐星晚脚下的步子一顿,停了下来。

唐清从门口直接窜到了唐星晚面前,抬手指着她。

可能是因为进来的时候是跑着进来的,有些喘。

唐星晚看着她,“手不想要了?”

说不上来为什么,唐清在对上唐星晚眸子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恐慌感,下意识的就将自己指着唐星晚的手收了回来,但是语气态度上仍旧是很强势,“我不是说过让你离御景哥哥远一点了吗?你是听不懂吗?”

唐星晚看着唐清,半晌,唐星晚勾唇笑了下,往唐清面前凑了点,“你说我要是跟爷爷说,我也看上傅御景了,你猜猜爷爷会怎么选择?”

唐清一听这话,刚才莫名生出来的恐慌感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唐星晚,你敢!”

“为什么不敢?”

“御景哥哥绝对是看不上你这样不干不净的人的!”唐清说话没了分寸,冲着唐星晚就喊了出来。

听着唐清的话,唐星晚脸上的笑意骤然敛了起来,那双眸子里冷意肆虐,直直的落在了唐清脸上,看着她,问,“不干不净的人?”

唐清被唐星晚这满脸的冷意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你……你想干什么?”

唐星晚步步紧逼,一直将人逼退到玄关的墙壁上,唐星晚才停下步子,“你跟我说说什么是不干不净的人?

标签: 清梦压星河 po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