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小短文(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小编 16 0

糖糖眨了眨漂亮水润的大眼睛,走到君司冥面前,扬着可爱的小脸说:“我们通过软件匹配得知,你就是最适合当我们爸比的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让你见到我们,所以就用了这样的办法!”

最合适的爸比?

噗!站在门口的唐白想笑却又不敢,险些憋出内伤。

谁不知道,他们家总裁是个不近女色的大冰山?

这两个小奶娃竟然想让大BOSS当他们爸比,真的是太过于异想天开了!

他跟在七爷身边这么多年了,七爷身边就没靠近过一个雌性。

不过五年前,七爷受过一次暗算,在医院的时候,饮食里还被人动了手脚。五年前,七爷在外地受过一次重伤,在医院的时候,药物还被人动了手脚。

在回家的路上药性忽然发作,然后就在某个荒郊野岭的路段邂逅了一位“王小姐”。

当时,他带人赶到的时候,七爷身上的药性已经解了。只是在药物影响下,七爷没留下什么记忆,只知道对方是个声音沙哑的王小姐!

之后,唐白带着人把寻城姓王的小姐查了个遍,却根本没有一个人符合要求。

唐白甚至怀疑,那个王小姐只是七爷的一场六月春梦……

所以,他特意去附近的山走了一遍,把所有姓王的老太太都祭拜了一遍。

五年了,神秘的王小姐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一点痕迹都没有,而七爷,居然就这么一直单着,还非要找到那位王小姐不可……简直就是现代版的聊斋!

“系统匹配出的爸比?”君司冥一字一句的说,深沉的目光中渐渐多了几分玩味。

“是啊,这是我们的妈咪,她和你的照片放在一起,刚好匹配出我们兄妹!”糖糖将平板电脑递给君司冥看。

在看到上面的女人之后,男人眉心轻轻皱了起来:这个女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再看这两个孩子的眉眼,还真是出奇的漂亮。

糖糖一脸憧憬的说:“我们家晚晚又聪明又能干,谁要是娶了她,肯定会幸福无比!”

“陆晚晚……”君司冥太阳穴突突的跳,终于想起了那个在记忆中的女孩儿。

梳着和糖糖一样的羊角辫子,跟在他身后叫七叔叔!

那时候他才十来岁,被一个八岁的小姑娘叫叔叔,当然非常排斥。

不过,按家里的辈分排,她也只能叫叔叔。

听说后来,她成了君程琰的女朋友……莫非,这两个孩子是君程琰的?

“怎么样?我们的妈咪很漂亮吧?如果你愿意当我们的爸比,就有幸可以娶她喽!”糖糖非常积极的看着他,漂亮的大眼睛波凌波凌的闪。

“我家晚晚拥有一双魔力手,能将大妈化成萝莉,堪称行走的美颜照相机哦!”

糖糖见君司冥不为所动,忽然有点失落:“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就错失一个天大的好机会哦,不仅娶不到我们善良聪慧的妈咪,还会失去我们兄妹呢。”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失去”两个字的时候,君司冥心头也跟着空了一块儿。

“你们的爸比呢?”

“死了,被雷劈死的!”糖糖用小手做了个手势,忧伤的说道:“可能是渡劫成功升仙了吧!”

人会被雷劈死的概率,应该不高吧?

君司冥张开大手,试着问:“你们可以给我一些头发么?”

寒宝和糖糖对视一眼……难道,认爸比还要交换头发?

寒宝若有所思的说道:“可以,不过,你也得送给我们几根头发。”

“可以!”

说着,君司冥拔掉了几根额前较长的头发,放到了寒宝肉乎乎的掌心里。

寒宝和糖糖也拔掉了自己的头发,放到了他的文件夹里的白纸上。

“这样,你就可以当我们的爸比了么?”糖糖将头发交到他手里,目光之中带着怀疑。

“让我考虑一下,你们回去,等我通知。”君司冥将两份而头发收好,朝唐白看了一眼。

唐白立刻走上来,柔声说道:“你们先回家,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好吧,那我们走了!君先生再见!”寒宝牵起妹妹的手,给她使了个安抚的眼色。

糖糖撅着嘴角,奶声奶气的说:“君先生,再见喽!”

很显然,君司冥在敷衍他们。

走到门口,糖糖回头朝君司冥望了一眼,漂亮的大眼睛里带着不甘和委屈。

君司冥心头咯噔跳了一下,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情愫。

送走两个孩子之后,唐白立刻回来复命。
污小短文(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君司冥将孩子们的头发样品递给他说:“查一下,他们是不是君程琰的骨血。”

“是!”唐白接过样品,轻声感慨道:“倘若他们是小少爷的孩子,那还得叫您一声七叔公呢!”

话音刚落,唐白猛然感觉到头顶射来了一道凛冽寒光……

出租车上,糖糖托着圆润的小下巴说:“哥哥,你为什么要把君先生的头发交给那个唐白叔叔呢?他是君先生的属下,怎么会听咱们的话?”

寒宝目光精锐的看向车窗外,语气笃定的说:“好奇心,如果我们和君先生没有关系,那验一下也不会有人知道……”

但如果有关系,那唐白可就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了呢!

寒宝相信,系统不会平白无故匹配出一个百分之百合适的爸比。

糖糖看扑哧一声笑了,“哥哥,你就那么相信你自己的发明么?我怎么觉得,那更像是骗小孩儿的呀?”

陆晚晚租的是一个很常规的两室一厅,离GM公司很近。 刚进门,糖糖就说道:妈咪,我想洗香香澡!出了很多汗。 好,但是先让哥哥洗,哥哥洗完我们再洗陆晚晚将两个孩子的卧室收拾

小时候,她一直问哥哥,他们的爸比长什么样子,每次哥哥都说,总会有机会让她见到爸比的。

可是她现在,她忽然觉得,哥哥对爸比的执念好像要更重一点儿。

手机忽然响起,糖糖举着手腕上的通话手表说:“是妈咪,怎么办?”

“接!”寒宝酷酷的说着,很有大将之风。

接通电话之后,糖糖立刻甜甜的叫了一声:“妈咪。”

“宝贝们,妈咪的面试结束了!你们换好衣服,妈咪带你们去吃大餐!”陆晚晚兴致勃勃的说着,迫不及待想把好消息跟孩子们分享。

糖糖立刻变了脸色,如果妈咪提前回家见不到他们,肯定会很担心的!

万一又给他们雇了保姆,那以后还有什么自由?

寒宝淡定的拿起她的手腕,对着儿童手表说:“妈咪,你先去找饭店,我们打车过去就好!”

“你们两个打车?可以么?”虽然说孩子聪明,但陆晚晚还是不放心。

“妈咪放心吧,上车之后我就把车牌好给你,还有定位!”发假定位对于他这个小黑客来讲,简直是易如反掌。

“那好吧,一定要小心哦!手表上有紧急报警键……”她从这里打车回去确实要浪费很多时间,现在天色还早,应该不至于有危险。

“好哦!”

挂断电话之后,糖糖立刻给哥哥比了个大拇指,“哥哥,你实在是太明智了!”

寒宝朝她看了一眼,淡淡的说:“是你太笨。司机叔叔,麻烦开去GM大厦!”

“好。”司机师傅看着坐在后面的一对小可爱,微微笑了。

这么好看的孩子,谁见了都会被萌化,只想宠吧。

陆晚晚在GM大厦附近找了一家环境比较好的西餐厅,站在门口,她把餐厅的定位发给了两个孩子。

刚找好位子,她就看到了一对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

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这对狗男女了!

周淼淼挽着君程琰的胳膊,小鸟依人般说:“程琰,你怎么忽然想吃牛排了呢?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吃上次那家日料。”

周淼淼习惯性的打量了一圈位置,在见到坐在窗边的陆晚晚后,眼睛瞬间撑得好大。

这个女人是……陆晚晚?

陆晚晚倒是极为淡定,甚至,那双黑亮璀璨的眸中还带着点点浮笑,仿佛在说:五年不见,跟我男朋友苟且的还好么?周淼淼握着君程琰的手指猛然收缩,指甲扣得他发疼。

“嘶……”君程琰浓眉一缩,在察觉到周淼淼神色中的惊惧后,立刻朝陆晚晚看了过去。

旋即,男人就露出一脸见了鬼的惶恐!

他还以为陆晚晚已经死了呢……

那夜之后,做贼心虚的他也派人找过陆晚晚,但却没有任何线索。

陆家原本就不看重这个前妻生的女儿,所以,在君程琰假仁假义的给了一大笔吊唁费之后,陆家也就没再找陆晚晚。

竟没想到,失踪了五年的女人会忽然出现在眼前。

但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陆晚晚就算没死也不可能指正他们当年的罪行了。

再说,当年陆晚晚那么傻,那么弱,现在又能好到哪里去?想到这里,她反而沉下了一口气,握着君程琰的手朝陆晚晚走了过去。

她一开口便是虚伪到令人作呕的关心语气:“晚晚,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我们到处找你呢。”

陆晚晚眉梢微挑,唇角露出一抹讥诮:“你是谁?”

嗯?莫非,这个女人不是陆晚晚?

这个女人在五官上确实很像陆晚晚,但是气质上却多了几分雅致与恬淡。

周淼淼和君程琰对视了一眼,不确定的问:“你不是陆晚晚?可你和我朋友长得实在是好像啊!”

“呵……什么样的好朋友呢?”陆晚晚摸着花瓶里的玫瑰,轻蔑的问:“好到可以分享同一个男人那种么?”

周淼淼脸色瞬间大变,仿若被人从背后用力推进了深渊,“你……你分明就是……”

陆晚晚轻笑一声,淡定的翻开了手里的菜单。

“晚晚,当年的事情是误会……”

君程琰刚说道一半儿就被周淼淼拽住了胳膊,“晚晚,这些年你去了哪里啊?我们可是到处找你呢。”

陆晚晚看着毫无默契的两个人,淡然笑道:“我去了哪里,有必要跟你们汇报么?”

周淼淼好恨这样的陆晚晚,无论她处于何等境地,都是一副上位者的架势,让站在她面前的人全都低了一头!

她咬着牙的将手伸进自己的LV包包里,快速拿出一张请柬,面露得意的说:“下周是我和程琰的订婚宴,我想你肯定有时间参加吧?”

无论陆晚晚如何利嘴尖牙,现在君程琰都是她的未婚夫,她马上就可以当君家的孙媳妇了,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任凭她陆晚晚有多少骄傲,也绝不敢跟君家的长孙媳妇做对!

陆晚晚漂亮的眼角轻轻瞥了她一眼,扑哧一声笑道:“陪睡了五年,才只是订婚么?”

这一笑,彻底刺痛了周淼淼敏锐的神经。

她没名没分的跟了君程琰五年,一直没能得到君爷爷的认可。

现在好不容易才混到了个未婚妻的名分,可陆晚晚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她肯定是回来抢君程琰的!

君程琰是周淼淼现在最大的依靠,绝对不能失去。

看着笑意嫣然的陆晚晚,她忽然像一只斗鸡般说道:“陪睡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的……”

标签: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