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

小编 22 0

黑色的丝绒高跟鞋吊着男人的领带,一起绕在了卧室的门把手上。

卧室里,女人红着俏脸,柔声抱怨着:“好痛啊……君程琰,你怎么这么着急?你对陆晚晚也这样凶么?”

“陆晚晚?呵……”男人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气喘微微的说:“爷爷说她太小了,不许我碰!女朋友给我碰?难道要我烧香供着她么?”

“你爷爷说的有道理啊,看你这凶劲儿,也真是够吓人的了。也就是我吧,换了晚晚,非哭鼻子不可呢……”

“呵……”一声轻嘲从卧室门口传来,奋力拼搏的两人顿时一惊。

“你听到什么没有?”女人轻轻推了推身上的男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草!谁在哪儿!”

男人猛烈地抖了一下,江水向了东。

啪!

房间里瞬间灯火通明,赤果果的两具身体立时展露在眼前。

陆晚晚看着两个惊瘫了脸的鸳鸯,眼睛里面仿佛生出了针眼:“周淼淼,你不是在帮我布置新房么?和我男朋友试床,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呢?”

偷吃被抓包了的君程琰慌忙抓了件衣服,盖住了自己的重点部位,“陆晚晚,你先出去,等我们穿好了衣服再说。”

“呵,你们还要脸啊?这满屋子的甲醛都阻挡不了你们早春的冲,动,真要脸就别做这见不得光的事儿!”

“晚晚,我没有,你听我解释……”周淼淼无辜的看着君程琰,脸上还带着不满足……

“听你解释?解释什么?真的只是在试床?”陆晚晚轻笑一声,转而看向君程琰说:“分手吧,从此以后,我走我的阳关道,你睡你的白莲表,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她知道君程琰当初追她是为了讨好君爷爷,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跟自己的好闺蜜滚到了一起!

一个是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男朋友,一个是和她做了九年同学的好闺蜜,真是一对儿天打雷劈的好绝配!

在陆晚晚转身的瞬间,周淼淼忽然拉了君程琰的胳膊一下,目光突然冷了下来,冷然道:“绝不能放她走!”

君程琰这才反应过来,如果就这样放走陆晚晚,他没办法跟爷爷交代。

情急之下,他抄起了电脑桌儿上的一盆绿萝重重的砸向了陆晚晚。

陆晚晚眼前一黑,直接倒地。

原来,一个人没了良知,竟能坏到这种的地步……

君程琰,你好狠!

“快,把她丢出去!”周淼淼拉住君程琰的胳膊,提醒道:“带上手套!别留指纹!”

君程琰浑身一震,惊慌不已的问:“我是不是杀人了?”

周淼淼星眸冰冷,咬着牙说:“不会死的,她只是暂时晕了过去,把她丢到山脚下,然后再找几个流浪汉过去……你懂么?”

“把陆晚晚丢给流浪汉?”君程琰有点不舍得,毕竟这是他未曾染指的未婚妻!

周淼淼挽住君程琰的手臂,俏生生的说道:“程琰,你可想好了!你爷爷那么偏爱她,如果你真的娶了她,以后谁当家都说不准呢!这一切都是她逼你的,你只是想自保而已,你有什么错?”

君程琰双手握紧,眸色决然。“你说的对!我不能让一个小丫头骑在我脖子上作威作福!”

“所以,你赶快回家,今天的事情,一个字都要承认!至于她……”周淼淼抽了抽嘴角:“听天由命吧!”

失了身的女人是不可能嫁入君家的,今夜之后,陆晚晚的人生将会进入无尽黑暗!

晨曦的暖光薄纱一样披洒在山野之间,层林尽染。

陆晚晚从一片草丛中站了起来,白皙柔软的身体上绽放着红梅点点,漂亮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疲惫。

她身上只有一件将能遮挡住身子的男士衬衫,狼狈至极。

看着地上那条血迹,陆晚晚双腿不住的打颤。

昨天,她被君程琰打晕了之后,就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

她隐约听到了车子与地面摩擦时发出的尖锐声响,然后就感觉有个浑身带着血腥味道的男人靠近了她,混混恶恶的扯开了她的衣服……

当时,他好像还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张了张嘴,用尽了一切力气,却只骂了一个王字。

因为“八蛋”两个字没有说出来,所以那个混蛋就叫她王小姐。

后来,他好像还说有人正在追杀他,所以他必须要离开……还让她去冥王路找他!

什么冥王路?

陆晚晚揪着头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记忆。

能深夜在这种地方出现的,除了流浪汉之外也就只有鬼了吧?

君程琰竟然把她丢在了这里,任由流浪汉糟蹋,实在是太恶毒了!

不过现在,她没有任何能力能与之抗衡,如果事情闹开,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两败俱伤。

而她,根本输不起!

陆晚晚租的是一个很常规的两室一厅,离GM公司很近。 刚进门,糖糖就说道:妈咪,我想洗香香澡!出了很多汗。 好,但是先让哥哥洗,哥哥洗完我们再洗陆晚晚将两个孩子的卧室收拾

从地上捡起手机,陆晚晚给好友林初兮打了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林初兮找到了陆晚晚。

“晚晚,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陆晚晚一边换衣服,一边将昨天的事情告诉给了林初兮。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

林初兮听完之后,跳脚骂道:“君程琰这个王八蛋,简直太可恶了!晚晚,你绝不能放过他!”

陆晚晚用湿巾擦了一下嘴角,垂着卷翘的睫毛说:“我之所以能留在陆家,全是因为和君家的亲事。君爷爷虽然很喜欢我,但是他绝不可能要一个不贞的孙媳妇。

一旦联姻作废,我被赶出家门是迟早的事情。与其以后灰溜溜的走,不如抠一笔钱,远走高飞!”

“抠一笔钱?”

“嗯,那别墅写的是我的名字,我虽然不能背着君程琰卖掉但我可以做抵押!”陆晚晚攥着拳头,脸上没有一点儿悲切之色。

林初兮心疼的抱住她说:“如果你有委屈就哭出来吧!我知道,你那后妈待你不好,但你还有我啊,你以后可以住我家!”

陆晚晚瘪了瘪嘴角,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却始终没有流下来。

“我不哭!自打我妈死了之后,我就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要坚强!”

陆晚晚握着林初兮的双手,认真的说:“虽然我现在一无所有,但等我归来时,一定不再狼狈!”

弱者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站起来。

“嗯!”林初兮忽然抓住了她手上带着血的男衬衫,凝眉说道:“这衬衫好像是阿玛尼……”

“我管它是什么玛尼!”陆晚晚打开车窗,将脏衣服用力的扔了出去!

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她都不想知道,对于她来说,那只是个趁人之危的王八蛋!

五年后,寻城机场……

陆晚晚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身边站着两个精雕玉琢的奶娃娃。

路过的人忍不住朝他们多看几眼,仿佛见了电影明星一般欣喜。

“天哪!我以为壁纸里的小孩儿都是合成的,没想到今天看到了真的!”

“是呢,那个女人不会是孩子们的妈咪吧?看起来好年轻啊!”

“哥哥,我们又被围观了呢!”糖糖甜甜的笑着,头上戴着一顶阿拉蕾同款的小翅膀帽子,两条黑亮的辫子垂在肩上。

背着蓝色小书包的小男孩儿酷酷的看了她一眼,抬起小手支了一下脸上的墨镜,一副拒绝聊天的表情。

虽然两个孩子是龙凤胎,但是性格上却差别很大。

忽然,整个机场里的女人像同时踩了耗子尾巴一般,尖叫声此起彼伏。

陆晚晚循声望去,拳心不由自主的攥了起来。

糖糖的小脸瞬间皱了起来,用力抽出了自己的小手:“好痛哎!妈咪,那个帅叔叔是谁呀?怎么有那么记者拍他?他肯定是明星吧?”

“他是……君司冥,并不是明星。”

君程琰的七叔……现在是君家的掌权人,真正站在权利巅峰的王者。

陆晚晚从没听说过他交往过女朋友,看来,她不在的这几年,寻城的变化很大嘛。

只见一群记者被黑衣保镖们挡在外面,举着相机不断的拍摄着。

君司冥拧着眉心,众星捧月似的被记者团团围在中央。

“君总,听说您一直在寻找一个女人,请问她是哪家的千金?”

“君总,找不到那个女人,您是不是会终生不娶?”

糖糖跑到寒宝耳边,软糯糯的说:“哥哥,那个帅叔叔跟你长的很像呢,你说他会不会是咱们的爸比?”

戴着墨镜的寒宝朝君司冥看去,虽然隔着很多人,但他仍然看到了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

“如果他成了我们的爸比,那我们以后是不是更不能低调了?”糖糖自言自语的补脑着,即使哥哥不理会她,也不会影响她超然的想象力。

她有种强烈的预感,那个高贵帅气的男人肯定会出现在他们家的户口本儿上。

“行李出来了!”寒宝转过头,拉着糖糖的书包走向了取行李的地方。

“我不要!我要看帅哥!”糖糖嘟着小嘴巴,恋恋不舍的说:“哥哥,我要他做我们的爸比!你帮我好不好?”

“我要你闭嘴!”寒宝酷酷的说着,掩盖在墨镜下的嘴角却无人可查的抿了起来。

那个男人确实跟自己长的有点像!

莫非,他真的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爹?

寒宝小小的拳头忽然攥了起来,如果他真的是自己跟糖糖的爸比,那肯定就是不负责任的渣男无疑了!

君司冥是么?好,这个名字他记住了!

在照相机不断的闪烁之下,君司冥在保镖的簇拥下朝VIP通道走去,在转身的瞬间,他看到了站在人群外面的陆晚晚。

陆晚晚一愣,感觉男人含威的目光非常具有穿透力。

标签: 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