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形容南京美(赞美南京的现代诗)

小编 12 0

南京古称金陵,又称石头城,历史悠久,底蕴深厚,让游客流连忘返。

来到南京,除了欣赏南京的美丽风景,感受南京的城市生活,也不由兴起怀古之思,想起历史上那些与南京有关的古诗词。

我是真游泳的猫,一个喜欢旅游的读书人。关注我,一起来欣赏3首咏叹南京的精品诗词,流传千年,惊艳众人心。

第1首,《南朝》:地险悠悠天险长,金陵王气应瑶光。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

这首诗的作者是唐代诗人李商隐。南京是六朝古都,可以感叹的历史实在太多。而南朝的宋齐梁陈,都把国都放在南京,无怪乎大家都说南京是有“王气”的。

李商隐这首诗开篇先说南京地理位置好,有长江天险,有王气笼罩。然而后两句却来了一个超级大转折。

一句话形容南京美(赞美南京的现代诗)

前两句可以说大夸特夸,而“休夸”两字,乃是从历史经验中得到的领悟,直接是一种“自我否定”,否定着前两句中金陵作为国都的“骄傲”。

“徐妃半面妆”,典故出自《南史·梁元帝徐妃传》:“妃无容质,不见礼。帝 二三年一入房。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将至,必为半面妆以俟,帝见则大怒而出。”

南朝灭亡了,半面妆却流传下来。唐朝的李商隐已经见不到南朝的繁华了,却见到了让梁元帝勃然大怒的半面妆,这自然让李商隐感叹连连。

梁元帝看到妃子半面,都气得不行。然而,梁朝只有半壁江山,没有恢复中原,梁元帝却是心安理得,仿佛天经地义一般。这是何等的讽刺!

李商隐用“徐妃半面妆”的典故,讽刺了南朝骄奢淫逸,苟安半壁江山,毫无帝王之志。

换言之,前两句所谓“王气”,恰恰乃是对南朝时期南京的一种“侮辱”:“这算什么狗屁王气?这都是什么狗屁王朝?真是让人作呕啊。”

一句话形容南京美(赞美南京的现代诗)

这首诗只有短短四句,却在一扬一抑中,嘲讽了南朝帝王的目光短浅、胸无大志,表达了李商隐对于历史的追问和对于唐代现状的担忧。

日薄西山的大唐王朝,是不是在重蹈南朝的覆辙呢?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难怪李商隐会有这样的感触了。

顺便提一下,这首《南朝》可以与李商隐的另一首诗《北齐·其一》相互参看:“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南朝如此胸无大志,北朝同样荒唐不堪,身为后人的李商隐忍不住大发感叹。而我们现代人再次审视这些诗词,其实对于南京也会有更深刻的认识。

南京现在的欣欣向荣、繁盛兴旺,对比南京历史上的繁华与衰落,正可以见出历史的变迁:“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一句话形容南京美(赞美南京的现代诗)

第2首,《游东田》:戚戚苦无悰,携手共行乐。寻云陟累榭,随山望菌阁。远树暧阡阡,生烟纷漠漠。鱼戏新荷动,鸟散余花落。不对芳春酒,还望青山郭。

这首诗的作者是南北朝诗人谢朓。谢朓是李白特别崇拜的诗人,也就是“中间小谢又清发”的“小谢”。

关于酒的豪迈诗词(酒与江湖的豪气诗句分享)

喜欢读快意的诗词,读完之后,感觉全身舒爽。 诗人们有的醉心于闲适的生活,他们诗酒自娱,豪兴并起,写出的诗词,读来也十分畅快。 诗词君分享9首快意诗词,一起感受诗人们豪兴的生活吧! 《鹧鸪天·西都作》 宋·朱敦儒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 曾批给雨支风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著眼看侯王。 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我本是天上管理山水的郎,天性是懒散和疏狂。”,开篇...

诗歌发展到了谢朓手里,变得更多抒发真挚的思想感情,玄言诗的影响已被消除殆尽。

我们来看这首《游东田》,东田是南京当时有名的游览胜地。

齐武帝的儿子文惠太子非常喜爱东田的景色,特在此设立楼馆,并经常到这一带游玩。谢朓在南京时也经常到东田去游览。

我们现代人到旅游景点游览,一般就是说:“哇塞,风景太漂亮了。”要不然就是大发牢骚:“我的老天呀,人头密密麻麻,人挤人,无语死,早知道不在假期出来玩了。”

一句话形容南京美(赞美南京的现代诗)

说实话,很多人来旅游看风景也就是凑个热闹,拍个照片,发个朋友圈。而谢朓发朋友圈的样子就显得比较高级了。

先来一句“携手共行乐”,妙哉,然后来一句“随山望菌阁”,爬山都显得特别有范。

尤其是接下来四句,写景真是妙绝。,“阡阡”、“漠漠”两个叠音词将树木的葱茏和云烟的氤氲表现得非常生动。

我胡乱猜想,后来的山水诗人王维,写下“水田漠漠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的名句,是不是也受到“生烟纷漠漠”的影响呢?

一句话形容南京美(赞美南京的现代诗)

而谢朓的目光又放在了鱼戏莲叶与鸟飞落花之上,两句将鱼、荷、鸟、花结合起来写,以实写虚,由动而静,当真妙不可言。

最后两句说,美酒没有美景香,这样的旅游总结真是太牛了,直接把南京东田当年的美写得淋漓尽致,令人生出向往之情啊。

一句话形容南京美(赞美南京的现代诗)

第3首,《晚出新亭》:大江一浩荡,离悲足几重。潮落犹如盖,云昏不作峰。远戍唯闻鼓,寒山但见松。九十方称半,归途讵有踪。

这首诗的作者是南北朝时期的诗人阴铿。杜甫十分喜爱阴铿,他曾经称赞李白说:“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

杜甫把李白比喻成阴铿,足以说明他对于阴铿的喜爱。另外杜甫在《解闷十二首》里也说自己:“孰知二谢将能事,颇学阴何苦用心。”可见,阴铿对于杜甫有着深远的影响。

我们来看阴铿这首《晚出新亭》,新亭同样是六朝时期南京著名的游览景点。东晋时期就有“新亭对泣”的典故:“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

阴铿来到新亭,心情却并不那么美好,相反他有着无数的“离悲”。但他抒发感情,却是气势不凡,与小儿女的愁绪别有不同。

“大江一浩荡”的开篇,直接奠定了这首诗悲伤中孕育大美的基调,可以成为壮美,恰可以与谢朓的名句“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互相参看。

一句话形容南京美(赞美南京的现代诗)

而阴铿心情如此,眼中景色也变得有些伤感,壮美之中分明存着失落:“潮落犹如盖,云昏不作峰。远戍唯闻鼓,寒山但见松。”

这几句单独拎出来,也是超级经典的写景与抒情结合的典范。景色与人的感情,彻底浑融,赋予了诗句更多的生命力,也让后人得以共鸣。

结尾“归途”与开篇的“离悲”遥相呼应,在结构上做到了浑圆完整,相当不凡。此诗语言洗练,写景抒情,皆出于自然,令人很容易就记在心里。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