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零号病例仍未找到(零号病人仍在溯源)

小编 16 0
在与新冠病毒作战的一年半时间内,人类寄希望通过公共卫生防控手段以及疫苗手段来阻断它的传播。但是,事实却并不是那么容易。从目前的情况看,无论是公共卫生防控手段还是疫苗手段所建起的防线,都在遭受新冠病毒攻击。

“新的变异毒株正在挑战我们国家的防线,也在挑战东亚、东南亚等其他国家的防线。它在挑战公共卫生防控防线后,又开始挑战疫苗防线。”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对第一财经表示。

防线被挑战,未来该如何防控?

变异不断出现

新冠病毒为了生存,不断变异。从变异株阿尔法(Alpha B.1.1.7 )到贝塔(Beta B.1.351),再到伽玛(Gamma P.1)和德尔塔(Delta B.1.617.2),每次变异,都携带着更强的传播力。

最新的研究表明,德尔塔变异毒株比造成英国上一波疫情的阿尔法变异病毒的传染率高40%。

据英国公共卫生部发布的消息,到6月3日,英国检测的感染德尔塔变异毒株的病例自上周以来增加了5472例,达到12431例,已经占了英国检出毒株的73%,超过阿尔法变异毒株成为英国的主要新冠病毒变体。

而在中国,自5月21日发现了一位感染德尔塔变异株的郭女士之后,半个多月,确诊了115例感染者。

曾光认为,我们不得不看到,新冠的变异毒株正在颠覆人类的防控。与病毒做斗争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没有疫苗的情况下,主要靠公共卫生防控政策;第二个阶段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进入疫苗防控阶段。但遗憾的是,进入疫苗阶段后,病毒在变化,变异不断出现,防控策略也应该随着变化。

这四株对人类影响较大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每一株变异的时间均发生在疫情爆发期,疫情越严重,病毒变异的机会越增加。

据曾光介绍,新冠病毒的变异趋向是更易于传播,且不容易辨认。比如第一阶段防控比较好的越南等地,这次也是很严重,过去守得住的防线,现在都被面临挑战,目前韩国、日本也出现流行趋势。

从全球疫情发展看,曾光认为,在防线被挑战的地区,大多为接种疫苗不足的国家。在中国,也有接种一剂后感染的病例出现,因为疫苗并不是100%保护,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正常的。不过,我们应该看到,这是变异毒株对疫苗发起的挑战。

“疫苗总体来说表现还不错,我们国家只要加紧接种疫苗,把接种率搞上去,特别是口岸城市要集中力量提高,虽然病毒有入境风险,但不会传播开。”曾光表示。

不过,曾光认为,接种疫苗必须全球一盘棋,如果单纯一个国家疫苗全覆盖,依然阻挡不了新冠病毒的变异。一旦变异,就会挑战疫苗防线,这场人类与病毒的博弈会是一场持久战。

据了解,中国目前已经接种了7亿多剂,供国际3亿量。目前,世卫组织已经把科兴中维、国药中生的新冠疫苗纳入紧急使用清单。

疫苗防线的有效性与换毒株

自新冠疫苗出生之后,科学界关注的重点便是能否应对已经变异的毒株,疫苗是否有效?

6月2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第二届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表示,目前所谓的病毒变异并没有对疫苗产生逃避,疫苗非常好用。不管是mRNA的或者腺病毒的疫苗,根据世卫组织刚得出的结论,对所有的重要突变包括印度的突变株,全部可以保护。

不过,对于新冠变异毒株,特别是起源于印度的德尔塔变异株,中国的新冠疫苗数据并不是很多。

中国考生家长陪读有多拼(有一种伟大叫陪读父母)

又是一年高考季。 这两天,全国人民的目光都集中用在了一场考试中。 高考,作为每一个中国高中生走向大学校园的必经之路,作为每一个想要通过努力学习来改变命运、实现阶级跨越的人的必经之路,一直以来都很受关注。 这份关注,不仅来自于考生本人,更多的,其实来自考生的家庭。 00后这一代人,出生、成长的时间恰逢中国迎来飞速发展的时机。 他们的父母有些吃了学历的红利,想要把这份红利延续下去;有些没吃到学历的红利...

根据科兴中维在巴西一小镇的数据,科兴中维的新冠灭活疫苗接种两剂后,对伽玛变异株的免疫效果很好,接种人群达75%的比例后可以阻断传播,建立免疫屏障。

5月28日,南京大学鼓楼医院在《柳叶刀传染病( Lancet Infect Dis)》上发表了科兴中维新冠灭活疫苗接种者血清对多种突变株的中和活性。该研究评估了93名科兴中维灭活疫苗接种者血清对阿尔法、伽玛、贝塔等变异株的中和作用。研究发现,接种两剂科兴中维的新冠灭活疫苗后, 82%的血清样本能够中和野生型假病毒;接种后血清中和阿尔法突变株假病毒同样有效,对伽玛变异株活性稍有降低,但仍有具有保护作用,对最受关注的南非出现的突变株贝塔同样出现了中和活性降低,但仍具有保护作用。

对于当前正在印度流行的德尔塔变异株,中国新冠疫苗的中和活性,尚未有研究数据出来。不过,6月1日,美国斯克里普斯转化研究所所长埃里克·托普称,辉瑞及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对变异毒株均有效,只有起源于南非的贝塔变异株逃逸免疫反应最显著,德尔塔传播速度最快。

6月8日,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Hancock)宣布最新研究结果,2剂疫苗接种对于德尔塔的保护力大致为95%。之前的研究发现,接种2 剂后,辉瑞、阿斯利康疫苗针对德尔塔的有效性分别达到88%和60%。

“对于疫苗接种政策,也是我们现在需要思考的,需不需要打第三针?多长时间打第三针?另外,第三针也可以考虑不同技术平台的交叉接种,有些实验结果出来了,效果挺好。国际上也在考虑这种技术平台交叉接种的使用。”曾光表示。

近日,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卫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的灭活疫苗,两针完成免疫以后,在体内已经建立起免疫记忆,已接种完两针剂次的志愿者,在隔三个月、六个月之后接种第三针,抗体可以迅速地在一周内跳到十倍,半个月就可以达到二十倍。

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中国灭活疫苗第三剂接种后可以大幅度提高抗体量,但在应对变异毒株上到底会起到多大作用,仍需要科研数据来证明。不过,对于应对变异毒株,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成员邵一鸣,曾在5月20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病毒在不断变异过程中,变异还会加大,一旦出现现有疫苗应对不了的变异株,我国灭活疫苗有快捷的方法可以应对。只要在投料端加入新变异株的病毒,利用原有生产工艺,产品端出来的就是针对变异病毒的新疫苗。”

对于灭活疫苗来讲,换料是核心,不过,到底该换哪个料,即哪个变异毒株将成为主要流行株?这将是关键。

“现在需要判断哪个变异毒株成为主流流行株,才能成为研制疫苗的毒株。从阿尔法变异株到贝塔再到伽玛变异株,都尚未成为全球大流行的主流毒株,当前的德尔塔变异株速度最快,是否需要作为主流毒株,仍需要判断。”一位传染病领域的专家表示。

广州零号病例仍未找到(零号病人仍在溯源)广州高风险地区开展多轮全员核酸检测。6月8日,在广州荔湾区白鹤洞街广钢新城,居民在核酸检测前进行信息登记。 新华社图

广州零号病人或成谜

5月21日,一位从未离开过广州、且没有境外接触、非重点人群的郭女士,却感染了印度发现的德尔塔毒株。为了阻断德尔塔的进一步传播,广州市经展开了对1867万常住人口的核酸检测。

虽然广州启动了最大规模的人群核酸检测,但已经发现的感染者并不多。这是变异株对公共卫生防控防线的一个挑战。

至今已过半月余,广州的传播链尚未在源头切断,甚至于这个源头在何处,仍是未知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输入性疫情。

在5月31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称,中国已经经历了由境外输入病毒不管是通过人还是通过物传入以后引起本土传播的30多起疫情,每一次它的传入和引起本地传播的方式都有所不同。特别在广州、深圳发生的本土疫情,都是由境外病毒输入引起的,像深圳是由最早在英国发现的变异病毒所导致的,它的传染性和传播能力比以往病毒有所增强。在广州为主发生的这起疫情,则是由最早在印度所发现的变异病毒所引起的,这两个病毒的传播能力都比以前有所增强。

冯子健表示,中国对境外输入的人和物都采取了严格管控措施,对于接触境外人员和货物的工作人员,都列为重点人群,也作为疫苗接种的优先人群,同时对这些人不管接种了疫苗没有,都坚持定期开展核酸检测、体温监测等健康监护措施。这些严格的防控措施,可以极大地降低由境外病例引起本地的疫情风险。

6月4日,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周斌在新闻发布会上排除通过物品传到人的情况。那么,现在剩下了一条传播路径:人传人。

到底是谁把在印度发现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带来了广州?是入境人士把病毒暴露给郭女士?还是接触进口货物的人群感染了病毒,再暴露给郭女士?

一位流行性病学专家分析称,首发病例在荔湾区,荔湾区并没有进口货物的港口和集散地,而且首发病例并非与进口物品相关联的人,也就是说,首例病例郭某并非零号病人,而她暴露的途径可能依然存在两个:被病毒污染的环境,以及感染了病毒的人。排查其环境样本相对容易,但是排查一个偶然与之接触的携带病毒的人,难度会很大。

“对于广州的零号病人,我是这样看的,有些东西是可以发现的,有些东西是发现不了的,科学都是这样,不是所有的谜底都能解开,也许用我们现在的这种手段是查不到的。关键是我们需要汲取经验和教训,如何能尽早发现病人。”曾光表示。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